居然阁 > 玄幻小说 > 我想和你好好过薛凌程天源 > 章节目录 第1751章 劝小妹

章节目录 第1751章 劝小妹

 热门推荐:
    不料,薛欣仍是愤愤不平:“我没自觉!那妈呢?她一点儿当妈的自觉也没有!”

    “哎哎哎!”程焕然睨了妹妹一眼,柔声:“别乱说话,生气说出来的话偶尔很伤人的,知道不?”

    薛扬翻了翻白眼,粗声:“我们说的是你!你扯上咱妈做什么?妈怎么没有当妈的自觉?没有妈,哪来的我们?没有爸妈每天辛苦奔波,咱们哪来今天的美好幸福日子?瞅瞅你!说的什么大傻话!”

    程焕崇轻轻甩打妹妹的胳膊,笑骂:“犯众怒了吧?你啊你!一冲动就乱说话!”

    薛欣红着眼睛,哽咽:“你还好意思说我!还不都是因为你!”

    “关我什么事呀?”程焕崇一脸无辜:“你跟妈吵架怎么扯上我呀?难不成是我让你跟妈吵架的?六月窦娥冤啊!”

    薛欣气鼓鼓瞪眼:“就是你!你明明还没毕业,妈就同意你买车了。我要买,妈却不肯!我也能买车能养车,凭什么我就不能买!”

    三个哥哥恍然明白过来。

    程焕崇挑眉问:“你要买车?那你跟妈是怎么说的?”

    “我就说我要买。”薛欣没好气嘀咕:“还能怎么说?!”

    薛扬宠溺低笑:“肯定不止,不然哪里会吵架搞得这么僵。”

    “就是。”程焕然轻拍妹妹的肩膀,问:“你跟妈究竟是怎么说的?铁定还说了一些很不好听的话惹恼了妈,对不对?”

    薛欣微窘,美丽大眼睛躲躲闪闪。

    “……没有,她不同意我买车,然后就骂我太骄纵自己。三哥没毕业可以买车,我没毕业却不可以,我就骂她重男轻女太偏心。”

    薛扬一下子重重鼓掌:“就是这个!不用说,肯定是这两句惹恼了妈!”

    程焕崇冷笑呵呵:“重男轻女?偏心?这种话你说得出口,其他人听得了?你真特么欠揍!”

    “喂!”薛欣生气了,嘟嘴骂:“你才欠揍!你全家都欠揍!”

    程焕崇憋笑:“我的全家绝对包括你。”

    “去死啦!”薛欣踹他一脚。

    程焕然无奈轻笑,将妹妹给扯了回来。

    “你连这样的话都敢说,难怪妈会那么生气。我研究生毕业才能买车,你二哥毕业好几个月才买了一辆普通二手车。老三他能买车,是因为他有能力买车养车,妈才会破例同意。你来说说,你有什么能力能买车养车?嗯?”

    “我……我身边有钱!”薛欣闷声嘀咕:“有钱还不行吗?我又不是没钱。”

    薛扬呵呵呵呵冷笑,问:“你没打工没赚钱,你哪来的钱?铁头哥给你的钱能算?咱妈给的钱更不能算!如果能算,我和大哥早就买车了!”

    程焕崇懒洋洋托着脑袋,打着哈欠。

    “我初中就开始有稿费了,虽然不多,但做零花钱还是够的。我的钱不是女朋友男朋友给的,更不是爸妈给的,而是我自己手中的画笔赚来的。你呢?你想跟我比,那你的钱是哪儿来的?”

    额???

    薛欣尴尬极了,小脸窘迫红扑扑。

    “我……铁头哥给的钱,怎么就不能算我的?我不想进进出出都靠保镖和司机接送,我都能自己开车了,不想麻烦其他人。”

    薛扬翻了翻白眼,好笑解释:“我的大小姐呀!咱们家的人不愁没车开,愁没人保护,懂不?保镖两个月的工资就够你买一辆很不错的车。如果咱们都不需要保镖保安,这一笔庞大的开销够买两三辆豪车!”

    “是。”程焕然轻抚妹妹的长发,“你是不是被暖气熏糊涂了?咱们家从来都不缺车,你也不缺车。你缺的是安全意识,懂不?”

    薛欣委屈极了,低声:“我觉得我现在挺安全的。我现在除了铁头哥那边,也就学校和家,三点一线的日子,安稳安全得很。家里最有钱的人又不是我,我只是一个穷学生,至于上纲上线整天灌输安全意识给我吗?我压根用不着。”

    “nonono!”薛扬摇着食指摇头:“老妹,安全意识不能单靠你自己凭空想象,自我认为。咱们家的安全重心都在你身上,你知道不?”

    “为什么?”薛欣狐疑问:“为什么重心在我身上?就因为之前我师傅外孙的事?不至于吧?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薛扬长长“哎!”一声,搓搓手。

    “看来,有必要告诉你一件陈年往事,免得你——”

    “别说。”程焕然拦住二弟,低声警告:“别吓着她。”

    那件事虽然好些年了,但惊险程度至今仍让他们心有余悸。

    妹妹被他们保护得很好,舍不得她接触一些黑暗龌蹉事。这样的事情不能说,免得吓着她。

    薛扬撇撇嘴,闷声:“大哥,她已经不是小孩子,她都已经成年了。与其让她懵懵懂懂的,还不如让她有自我保护的意识。刚才她的话你又不是没听到,她还以为自己压根不用保镖保护,认为自由出入才是她该追求的。”

    程焕然暗自踌躇,忍不住往身旁天真无暇的妹妹看去,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薛欣狐疑看了看他们,转而拉住大哥的胳膊。

    “大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为什么不能买车自己开车?还有什么内情不成?”

    薛扬将大哥的手扯开,皱眉道:“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她也已经长大,得让她知道社会现实的黑暗残酷和人心人性的残忍。她如果一直迷迷糊糊的,只会害了她自己。而且咱家的人都不是大怂包,小妹也不例外,一定受得住。”

    “二哥,你快说嘛!”薛欣嘀咕:“把我的胃口都吊起来了!”

    程焕崇也好奇极了,眼巴巴凑过来。

    薛扬清了清喉咙,压低嗓音:“小欣,你记不记得有段时间外公常带你参加下棋比赛,接受媒体的访问,甚至还上过两次电视台节目?”

    “……有些印象。”薛欣点点头:“好几年了吧。怎么突然说起这个?爸妈说别去参加电视台节目,还说外公年纪大了,不能到处奔波,后来就没再去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