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玄幻小说 > 入赘王婿叶凡 > 章节目录 第两千四百九十三章 要的就是这答卷

章节目录 第两千四百九十三章 要的就是这答卷

 热门推荐:
    “呜——”

    晚上九点,省城通往明江的高速路上,杨曦月开着一辆撞烂的悍马夺路狂奔。

    她的肩膀和手臂不断流淌鲜血,可杨曦月依然把车子开得飞快。

    车子后座上,是浑身伤痕奄奄一息的刘东旗。

    今天下午,杨曦月带着三个人带着战区督查组合法身份,前去省城查看刘东旗的情况。

    在省城战区的协助之下,转了七八个圈子的杨曦月,终于在一座没有番号的基地看到了刘东旗。

    这是特卫自己私设的关押之地。

    专门给铁木清特事特办的地方。

    杨曦月看到刘东旗全身是血还扛住了审问,就遵照叶凡的指令准备把刘东旗带出来。

    她打着刘东旗牵扯一件战区后勤黑心棉案的幌子,动用权限要把刘东旗带去战区审问。

    关押基地的人没有丝毫阻滞就任由杨曦月把人带走。

    张有有还一脸歉意的解释,对刘东旗下这种重手,纯粹是刘东旗不证明身份闹出来的误会。

    现在搞清楚刘东旗他们不是冒牌调查组,杨曦月自然可以把人带回去了。

    只是杨曦月他们刚把刘东旗带出看押基地,蒜头鼻就冒出来自己打伤自己胳膊。

    随后他一边对着车子疯狂开枪,一边歇斯底里喊叫有人武装劫狱。

    于是一堆人冲出来对杨曦月他们鸣枪示警。

    杨曦月知道自己被对方算计。

    铁木清不仅没有想过让她把刘东旗带走,还要找借口把杨曦月这个捞人的也一并拿下。

    毫无疑问,他们想要通过刘东旗和杨曦月挖出背后的叶凡。

    看出这一点,杨曦月毫不犹豫丢出几个烟雾弹,然后掏出武器杀出一条血路。

    只是杨曦月他们虽然凭借火力强大突出重围,但蒜头鼻等特卫并没有就此放过他们。

    一百多号人开着车子拿着武器追击杨曦月。

    如非杨曦月从秘密通道绕开三道关卡,他们根本没有机会离开省城区域。

    饶是如此,两名探出窗外射击的兄弟,也在最后一道关卡中弹昏迷。

    然而冲过最后一道关卡,并不意味敌人的追击结束。

    十分钟不到,蒜头鼻带着二十多号人像是猎狗一样追击过来。

    杨曦月不得不踩尽油门。

    “呜——”

    后面又响起了追击车子的呼啸声。

    接着就是一阵密集的射击声。

    弹头打在道路和车身砰砰砰作响。

    坐在副驾驶座最后一名还有战斗力的队员喊道:

    “杨队长,他们又追上来了。”

    “他们来的好快啊,估计今天是非要把我们留下了。”

    “可惜手机通讯都被他们干扰了讯号,不然就能呼叫支援过来了。”

    他的脸上有着大势已去的凄然和憋屈。

    这些日子大杀四方,却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阴沟里翻船。

    杨曦月一边踩尽油门,一边喊出一句:“还有多少子弹?”

    副驾驶座的队员挤出一句:“我只有三颗了!”

    “队长你的弹夹还有六颗。”

    他咬着嘴唇回应:“这些弹头撑不住的。”

    队员还下意识瞄了一眼导航,距离市明江地界还有十公里。

    如果能够拖到进入明江,手机恢复讯号叫来支援,或者明江巡逻介入,还有机会脱身。

    可现在只有九颗子弹,根本撑不了几公里。

    杨曦月安抚一声:“我们一定能够回去的,一定可以回去的。”

    副驾驶座队员张嘴喊道:

    “队长,要不你在前方转弯处把我放下来,我拿九颗子弹狙击他们。”

    他扭头看看越来越近的敌人:“这样可以给你赢取一点时间。”

    “不行,我绝不会丢下你的。”

    杨曦月毫不犹豫拒绝他的要求:“而且他们火力强大,你挡不住的!”

    “砰!”

    就在这时,一记枪声响起。

    杨曦月他们的车子猛地一震,随后轮胎爆掉,车子失去控制,走起了蛇线。

    两人脸色止不住一变,没想到敌人失去耐心了。

    “坐好了——”

    杨曦月双手死死抓着方向盘,同时不断点踩刹车。

    她竭尽全力把车子稳住,避免翻滚出去让刘东旗和同伴受伤。

    “砰——”

    又一记枪声响起,车子后尾箱被轰出一个大洞。

    如非后面放着一个备用轮胎,估计后排的人被打中。

    “嘎——”

    遭受到这一股冲力,杨曦月再也无法驾驭车子前行。

    她只能踩下刹车停在了路边,不然就要侧翻出去了。

    车子停下,杨曦月马上踢开车门出来。

    另一名队友也严阵以待。

    很快,后面六辆车子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蒜头鼻他们穿着重装跳了出来。

    戴着头盔,穿着防弹衣,人手一枚盾牌,盾牌后面躲着人,拿着枪。

    小碎片交替前行,带着一股急促和威压。

    杨曦月喝出一声:“马上停下,马上给我停下,不然开枪了。”

    “别虚张声势了。”

    蒜头鼻脸上带着猫捉老鼠的戏谑:“你们枪里还有子弹吗?”

    “就算有,也不多了吧?”

    “区区几颗弹头,给我们挠痒痒都不够。”

    “就算站着不动给你们射击,估计你们也杀不死我们这些人。”

    “小妞,别做无谓挣扎了,束手就缚吧。”

    “带着刘东旗乖乖跟我们回去,再给你背后主子打个电话来救你,就能少受折磨了。”

    “不然你们轻则被我们乱枪打断手脚,重则跟刘东旗一样承受十八般酷刑。”

    “战夫人审问的手段连我们旁观者都会心惊胆颤。”

    蒜头鼻喷出一口热气:“所以你们还是主动一点配合我们为好。”

    “混账东西,我们已经给你看过证件了,我们是西境将士。”

    杨曦月喝出一声:“我们证件和身份都没有水分,你们这样设局对付我们,已经严重犯罪。”

    “证件和身份确实是真,可不代表你们底细是真。”

    “我们在系统的权限不够深入挖出你们底细,可见你们有更多不为人知的身份。”

    “而且这个时候急匆匆冒出来捞刘东旗的人,怎么可能是为了小案子把他带回去调查的人?”

    “你们跟刘东旗肯定是一伙的。”

    “也就是说,你们幕后的主子是公孙倩和刘东旗的靠山。”

    “刘东旗不肯招供,公孙倩还没抓回来,只能先把你们拿下审问了。”

    “战夫人说了,不管你们会不会开口,把你们和刘东旗扣下,你们幕后主子肯定坐不住。”

    “他要么再派更高级别的人来捞人,要么亲自现身来救你们。”

    “金氏家族被你们毁了,战夫人非常生气,不揪出幕后黑手,睡不着啊。”

    “弃械投降吧,别逼我们下狠手。”

    蒜头鼻狞笑一声:“不然就跟拔掉刘东旗十个指甲一样,把你小手指甲一个个拔掉……”

    杨曦月怒吼一声:“你们还真是无法无天啊!”

    “整个天南行省,铁木清总督就是天,就是法。”

    蒜头鼻昂起了头,能够直逼王室的铁木第一门阀,做个土皇帝绰绰有余。

    夏昆仑这种国主授权的心腹战神,穷其十几年也没压死铁木家族,还有谁能跟铁木一族抗衡?

    “最后一次警告!”

    蒜头鼻对杨曦月喝出一声:“马上弃械……”

    “呜——”

    就在这时,又一辆白色悍马车呼啸着从明江方面开了过来。

    车子嘎的一声横在了杨曦月和蒜头鼻他们面前,不紧不慢,却带着一股从容。

    而这一份从容,无形代表着强大。

    接着,车门打开,一个人影呈现了出来。

    杨曦月下意识低呼一声:“叶少!”

    虽然叶凡只是一人出现,但杨曦月却精神一松,好像觉得再多敌人,只要叶凡出现也不用畏惧。

    接着她又露出一丝惭愧:“叶少,对不起,任务没完成好……”

    “不,这任务你们完成的相当不错了。”

    叶凡扫过受伤的杨曦月她们一眼笑道:

    “我要的就是你们这样一份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