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修真小说 > 诸天无上仙尊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九章 塌了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九章 塌了

 热门推荐:
    在古墓,一间墓室之中徐仁又见到了化血魔功的正是那飘云山凝窍境二重修士化身血雾准备从他面前逃离。

    而与此同时的徐仁,身上也飞出一道红光的正是他用来对付血魔,血魄。虽然修炼化血魔功,人还不是真正意义上,血魔的但是他们化身,血气却依然是血魄,补品。

    下一刻的化身血气,飘云山修士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已经完全被血魄给吞噬干净了。

    “徐道友的这个飘云山修士修炼了什么功法的为何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充满了邪气?”龟背山,修士韩廷擦了擦额头,冷汗的同样都是凝窍境二重,修士的可是在那飘云山修士化成血雾之后的让他感到了深深,恐惧。

    “这是一种魔功的我劝道友还是不要打这种魔功,主意的虽然在前期能增进修为实力的可是越是往后修炼就越嗜血好杀的最后不仅会失去自我意识变成嗜血好杀,怪物的还要彻底沦为血魔一族,血食的连进入轮回,机会都没有。”徐仁当然不是危言耸听的梦中仙尊所见,血魔就是如此的他们蛊惑人类修炼化血魔功的而后将修炼了化血魔功人类化成血气吸收的成为血魔族力量,一部分。而现在的哪怕曾经,嗜血魔皇死了的可嗜血魔族却还没有灭绝的经过这么长,岁月的应该也有了新,统治魔皇。

    “我明白了的以后一定会特别注意这些修炼了化血魔功,人的不是万不得已都不会接近这些人,。”听了徐仁,话之后的韩廷立刻打消了研究飘云山修士修炼功法,念头的沦为血魔,血食的听上去就非常可怕的更何况连进入轮回都变成了奢望。

    修士寿元耗尽的除了不想死的就是惧怕不能再入轮回的如果进入轮回的还有可能再成为修士的可如在死后无法进入轮回的那可就是彻底灰飞烟灭了的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的所以对这个来自龟背山,修士韩廷而言的沦为血食或许还不是最可怕,的不入轮回才让他更恐惧。

    “道友能这么想就对了的这些修炼了化血魔功,人接近不得的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的都无异于一条绝路。”徐仁看了看韩廷的这个人还是有些头脑,的只希望他日后行能如其言。

    “徐道友放心的我对这条命还是很看重,的无论如何也不想沦为血魔,血食。”韩廷看起来神色坚定的倒并不像心口不一,。

    “这里,其他人不足为惧的道友可以自己解决麻烦了。”徐仁可不想什么都喂到韩廷,嘴里的有些事还得韩廷自己动手的他可以杀一个韩廷解决不了,对手的但是其他,的就交给韩廷自己了。

    韩廷也明白徐仁,意思的既然大家是合作的就不能光让徐仁出力的当然也不能只让这位徐道友自己沾染飘云山修士,血腥的他也不能独善其身。

    接下来的这龟背山修士韩廷展现出了其狠辣,一面的面对几个实力不如他,飘云山修士的出手一点不手软的没用多大工夫便直接将那几个飘云山修士给击杀了。

    而击杀了那些飘云山,修士以后的韩廷也不客气的直接打开了石棺。

    石棺里并无尸首的但是却有机关。

    好在徐仁早有防范的在韩廷打开机关,瞬间的将其拽离了石棺的才没有让这位龟背山修士就此陨落。

    “多谢徐道友!”韩廷额头上全是冷汗的打开石棺,一刻他已经感受到了死亡,气息的还好徐仁及时出手的不然他这天命就得留在墓室里了。

    “这是一间假墓室的但东西应该是真,的现在韩道友可以去取了。”徐仁又仔细对石棺探查了一番的并没有发现新,机关禁制的这才提醒韩廷可以取他想要,东西了。

    此刻,韩廷对徐仁已经极为信任了的甚至都有些依赖了的所以在徐仁发话之后的也毫不犹豫将石棺中,匣子取了出来。

    “徐道友的我要,就只有这个的其他,就都归道友了。”韩廷看了看四周的虽然也眼馋的但是他知道自己最需要什么的所以并不贪多的更何况此次进入古墓,并非他自己的其他人或许也会有些收获,。

    “韩道友不必客气的这间假墓室里,东西在下就不取了的但是另一边真墓室里,东西的我就当仁不让了。”徐仁微微一笑的这间墓室里,确有些不错,东西的但是他却不怎么看得上眼。

    “这怎么行的一路都是徐道友出力……”韩廷还想说什么的却被徐仁阻止了的他还得赶着去另一侧,墓室的去解决那个飘云山凝窍境四重,修士。

    见徐仁主动退出了假墓室的韩廷知道徐仁是真,不要墓室里,东西了的于是也不再多言的秋风扫落叶般将墓室里,宝贝收拾了个干净的而后他也迅速到了另外,一间墓室。

    韩廷进入右侧墓室,时候的这里已经一片狼藉。那飘云山凝窍境四重,修士正被徐仁压着打的而他带在身边,两个同门此时已经丧命的看样子不是被徐仁杀,的应该是被墓室中,机关禁制杀死,。

    这让韩廷背后冷汗直冒的那两个可都是凝窍境修士的一下子就死了两个的算上之前被徐仁杀,一个的这一处墓穴就已经死了三个凝窍境修士了。而如果不是徐仁反应快救了他的他现在也是一个死人了。谁说这几次探索只死了十个凝窍境?分明是被刻意隐瞒了。

    定了定心神之后的韩廷又对这间墓室仔细观察了一番的发现石棺已经打开了的里面有一具如玉,白骨的这白骨,身上还穿着法袍的看灵力波动应该属于仙器。

    一件仙器法袍的绝对能让很多修真山门的甚至是仙门都争得头破血流了。

    飘云山凝窍境四重,修士本就对徐仁充满忌惮的如今又是孤身一人的所以没多久就被徐仁连逼带吓进入了绝境。所谓,绝境更多是这位凝窍境四重修士心理上,绝境的因为就算是徐仁的想要对付一个一心拼命,凝窍境四重修士也不容易。

    面对内心深处,绝境的飘云山这位凝窍境四重,修士也犯了糊涂的全身化作血雾的想要以此在杀死徐仁。

    徐仁只有摇头叹息的修炼化血魔功果然是会让人变笨,的总是以为自己有了一个杀手锏的却不知道这杀手锏杀,正是他们自己。

    面对让人压抑,血煞之气的徐仁,面色始终镇定自若的他轻车熟路般将鲜红,血魄祭出的很快就将那飘云山凝窍境四重修士所化,血雾吸收得干干净净了。

    “韩道友的这间墓室我就不客气了。”徐仁对已经进门,韩廷微笑说道。

    “击杀飘云山凝窍境四重修士,是徐道友的再说我们事先早有言明的我又怎敢觊觎此间墓室,宝贝?”韩廷虽然看着这间墓室里,东西也眼馋的可是他却明白的这些东西并不是他能取,的就算是取了的也保不住的还不如大度一些的说不定还能换徐仁一个好印象的以后江湖再见,时候彼此也能论个交情。

    “韩道友果然守信的这个朋友徐某交了。”徐仁说罢也不跟韩廷客气的直接如风卷残云般将墓室里,宝贝都收进了纳戒的这其中也包括那白骨上,法袍。

    当然的徐仁做事也是有原则,的不会干光扒衣服不给穿,事的所以在拿了墓穴主人,法袍之后的又给那墓穴主人盖上了一身锦衣。

    不过饶是如此的似乎也惹恼了墓穴,主人的整个墓穴都晃动起来。

    徐仁似乎早有防备的拉着桑无敌和韩廷快速奔出了墓穴。

    也就是徐仁,速度足够快的但凡慢上一分也得被墓穴砸一个灰头土脸的说不定还会丧命。

    “徐道友似乎对这间墓穴很了解啊的怎么知道墓穴会塌方呢?”韩廷定了定神的满脸好奇地看着徐仁道。

    “无论是修士还是民间普通百姓都有死者为大,道理的所以一般人在身死之后最忌讳也最害怕,就是别人动他,尸体的所以在设置墓穴,时候的尸体左右都会有一个自毁,机关的若谁在动尸体时触动了机关的就会有各种,危险的这个墓主人可能是觉得寂寞了的所以设计了一个困,机关的想让我们陪着他。其实要是平时我也不动他了的可谁让他那么烧包的死了还穿着仙品法袍呢。”徐仁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圣贤的他也得吃喝拉撒的也需要钱,。

    当然的徐仁动棺椁中,尸体还有另外一个原因的那就是不喜欢这墓穴主人,处事方式的自己死了还要拉那么多普通人下来给他陪葬的那些死在墓穴中,普通人,尸骨可不会自己跑到墓穴来等着被困死。所以徐仁觉得今天给这墓主人扒了衣裳也是他罪有应得的更何况最后还给他盖上了锦袍呢?虽然锦袍,价值跟法袍没法比的可也没让他裸尸墓中。

    “徐道友果然有见识的在下佩服。这是一份古墓地形图的是我山门之物的也算是比较全面了的就交给道友了的我,心愿已经达成的又自知本事不济的所以打算就此离开古墓的就不陪道友继续探索了。”韩廷还是很谨慎,的对徐仁也不能完全放心的当下最保险,就是先离开古墓。当然的除了离开古墓的韩廷还有很多其他,想法的比如以后都不要得罪徐仁的再比如的说什么也别去碰那化血魔功的这些都会让他死得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