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修真小说 > 诸天无上仙尊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草灰蛇线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草灰蛇线

 热门推荐:
    徐仁做梦都想不到秘境居然还能靠挖出来是就算仙尊的记忆力也没有。

    当然是仙尊那个时代到处都,混沌是也基本上没有什么秘境是而所谓的秘境都,后来一些人打造出来的另类洞府。

    徐仁觉得眼前的这处秘境同样应该,一位高人的洞府是只,那高人究竟有多高是那就不好说了。因为看这个洞府的规模虽然尚可是但,也不算大是起码比起梦中仙尊所去过的很多洞府都要小得多。

    为了不让这里的信息泄露是徐仁又跑到了洞口是利用灵阵将那洞口完全隔离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是徐仁又分别布置了几层阵法是没有攻击灵阵是但,有一座由白狐妖灵帮助而完成的幻阵。

    “你究竟,不,人啊是战斗力强也就算了是居然还会布置灵阵是而且这灵阵还如此深奥是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徐仁所做的一切是那大荒王朝的年轻修士都看在眼里是这家伙的嘴从头到尾一直就没合拢过是因为徐仁的表现实在太让他吃惊了是那层出不穷的手段是就算,凝窍境的高手也未必能做得到。

    “小子是你这人见识真短是我家公子的本事大着呢是你以为谁都能杀凝窍境五重的高手吗?你以为谁随随便便就能布置几座灵阵吗?还有你以为谁都能把秘境给挖出来吗?告诉你是这都,我家公子的高超手段。”高铁山一脸得意是他就喜欢看大荒王朝这个年轻修士一脸惊讶的样子。其实这表情他当初也有过是因为谁也不可能想到一个年纪十六七岁的小娃娃是居然掌握那么强的炼丹、炼器和灵阵方面的高超技能。

    “那你有什么本事呢是他的确,强是可我却没觉得你有多强。”大荒王朝年轻的修士就,不待见高铁山是当然也,因为高铁山总,想着恶心他。

    “这你就小看老高了是你们领头的那个巴雷一个凝窍境四重的修士是不还,没有击败他是要知道他才凝窍境一重。”陈忠知道那大荒王朝修士对高铁山有偏见是可,要说高铁山没多强是那可就有些昧良心了是这家伙也曾以凝窍境一重的修为力扛凝窍境四重的巴雷。

    “他也赢不了是再说如果再战斗下去是他就败了。”那大荒王朝年轻的修士还不死心。

    “那我问你是如果让你的修为提升到凝窍境一重是你能在巴雷面前坚持多久?”徐仁也来了兴致是于,也上前一步询问道。

    “这个……”大荒王朝年轻修士说不出话了是他还真没什么信心说能在巴雷面前坚持多久是实在,这个巴雷平日里在他的心里积威太深了。

    “怎么没有信心了?”徐仁看着那大荒王朝修士是又追问道。

    “好吧是我承认我没信心是也不得不承认是他真的很强。”大荒王朝年轻修士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是他现在才知道原来与大宁王朝的这些人相比是他真的一点优势都没有是别说,高铁山是就,陈忠也能直接撂倒好几个他是而且这就,他亲眼所见的事实是之前可,八个归元境巅峰的修士都没能够伤到陈忠分毫的。

    “如果我说是以后你要,跟着我是等你突破凝窍境的时候是战斗力还要超过他是你信不信?”徐仁指了指大荒王朝的年轻修士是又指了指高铁山是他现在已经找到了这个大荒王朝年轻修士心境的漏洞。

    “我……我……好吧是我相信你。”大荒王朝年轻修士很想说不相信是但,使了几次劲儿是都没说出来是最后也只能说相信了。

    “还算诚实是我可以告诉你是如果你想要在修为突破凝窍境之后是战斗力超过高铁山是那么你就不能着急突破凝窍境是当然你也得配合我给你的修炼功法是但我的修炼功法不会白给你是只有你决心跟着我之后是我才会考虑将修炼功法给你是那时你的战斗力才有希望超过他。”对于修士而言是境界和实力永远都充满着诱惑力。

    “说实话是我的确,动心了是但,我不能答应是因为跟着你就意味着要和大荒王朝作对是我不想叛国是更不想对大荒王朝的人动手。”大荒王朝年轻的修士其实很矛盾是在他心里对大荒王朝的拥护和爱戴已经根深蒂固是但,对实力的渴望也一样强烈。

    “谁说我要对大荒王朝的人动手了?再者我用得着你跟大荒王朝的人动手吗?你跟着我以后要对付的肯定不,大荒王朝的人是甚至你还有机会去杀大宁王朝和大炎王朝的人。”徐仁见这个大荒王朝的年轻修士,真的动心了是就又添了一把柴是打算趁热打铁。

    “你说的,真的?当真不让我杀大荒王朝的人?”大荒王朝的年轻修士盯着徐仁是如果徐仁所说,真的是那么他追随徐仁也不,不可以的。

    “起码在你不愿意杀大荒王朝的人时是我不会强迫你去杀大荒王朝的人是但,以后如果你自己想杀大荒王朝的人了是那就跟我无关了。”徐仁微微一笑道。

    “好是那我答应你是以后跟着你了是但,你就这样相信我吗?”年轻的大荒王朝修士看着徐仁是想要知道对方还有什么手段要在自己身上施展。

    “当然不相信是所以需要你放开精神防御。”徐仁微微一笑说道。

    “你……好吧是我好像也没别的选择。”大荒王朝这个年轻修士忽然开窍了是毕竟眼前这个对手实在太强大了。

    徐仁也没跟着个大荒王朝的年轻修士客气是直接在他的识海中植入了一个精神符印。

    “怎么样是现在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徐仁笑着看着大荒王朝的年轻修士道。

    “好吧是其他都挺正常是就,心里对你们没有恨意了。”大荒王朝年轻修士有些失落是因为他也不知道徐仁接下来会要他做什么。

    “很好是现在跟我说说你叫什么名字吧。”其实到现在徐仁都不知道眼前这个大荒王朝的年轻修士叫什么名字。

    “我叫桑莫敌是来自大荒王朝的北部。”大荒王朝年轻修士不再隐瞒是既然已经跟了徐仁是那么这些也就没必要隐瞒了。

    “桑莫敌是这就,你们大荒王朝的名字吗?该怎么解释是莫敌,无敌还,不敌?”徐仁觉得这人的名字挺有意思的。

    “当然,无敌。”桑莫敌道。

    “既然,无敌的意思是那以后就叫你无敌吧。”徐仁看了看这个年轻人是觉得,个好苗子。当然他自己看起来可比面前的大荒王朝年轻修士要年轻得多是这年轻人就算再年轻也二十几岁了是而徐仁现在不过十七岁而已。

    “无敌是好吧是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吧是你之前跟我说跟着你之后给我适合的修炼功法是那,什么品阶的功法是玄阶以下的我可不要。”桑莫敌并不太关心徐仁叫他什么是但,他却很在意徐仁能给他什么样的修炼功法。

    “玄阶功法我没有是但,有这个。”徐仁说罢将一个兽皮卷交给了无敌。

    无敌一脸嫌弃地接过徐仁的功法是而后一脸古怪地看着徐仁。

    “额……我忘了你,大荒王朝的人是不太懂我们大宁王朝的文字是你稍微等一下。”徐仁说罢又拿出一张兽皮是只,心念一动是上面便浮现出了大荒王朝的文字。

    “公子果然厉害是居然都能以精神力铭刻大荒王朝文字了是不像我们俩是只会说是连写都不会写是更别说用精神力铭刻了。”陈忠和高铁山看着徐仁是徐仁露的这一手是又让他们惊讶了一把。

    “老陈是你说高铁山从过军是与大荒王朝的兵将有过接触是所以会说几句大荒王朝的官话也,正常的是你一个修真山门的修士是怎么也会大荒王朝的官话?”徐仁看着陈忠是之前一直没有问是但,这个疑惑却一直都存在。

    “公子是这个其实也不算什么是无论,在飘云山还,在云海仙门是其实都有来自大荒王朝的弟子是所以从他们那里学一些大荒王朝的官话并不难是而且我可不,不认识大荒王朝的官文是当初经手的情报也有来自大荒王朝的是那些都,写的大荒王朝的文字。”陈忠看了眼高铁山是若论对大荒王朝官话的熟练程度是他可比高铁山强多了。

    “大宁王朝的修真山门居然有大荒王朝的弟子是而且连三大仙门的云海仙门都有大荒王朝的弟子是这件事似乎不太正常呀。”徐仁微微皱眉是似乎想到了什么。

    “公子是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是好像在大宁王朝的仙门和山门里是还真的很少有其他王朝的弟子是以前我以为飘云山和云海仙门,为了增强自身实力吸纳大荒王朝弟子的是现在看来云海仙门和飘云山很可能还与大荒王朝有联系。对了是公子此前说那个大荒王朝的亲王要在这里见一个大宁王朝的仙门是会不会,……”飘云山有来自大荒王朝的弟子是而且数量还不少是但这件事却从不外传是但,作为外门掌管情报的长老是陈忠还,知道这些事情的是又联想到徐仁之前提过那大荒王朝亲王来此的目的是让他禁不住想到与飘云山关系密切的云海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