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修真小说 > 诸天无上仙尊 > 章节目录 卷一 东华才俊 第四十一章 炸锅

章节目录 卷一 东华才俊 第四十一章 炸锅

 热门推荐:
    杜家家祖杜梓腾一条命彻底交代在了徐家,可徐家的情况也可乐观。

    徐天龙、萧近山重伤,徐仁伤势更严重,好在秦梦茹没有受伤,还能主持徐家大小事务,他先让人将杜梓腾直接投到了徐家着火的地方,这也算是给了杜梓腾一个归宿,毕竟火是他叫人放的,用来焚他的尸再合适不过了。

    然后,秦梦茹又让徐天龙和萧近山照顾伤势更严重的徐仁。

    徐天龙和萧近山虽然重伤在身,可两个人都是归元境修士,就算重伤,战斗力却还有几成,一般的聚灵境修士不可能威胁到他们,让他们保护已经没什么行动能力的徐仁,其实也没什么问题。至于秦梦茹自己,她也有事做,那就是带着徐家剩余的修士四处搜索,遇到杜梓腾带来的人就一并解决掉。

    就这样,一直到了次日凌晨,徐家才算平静下来。可是府邸中的建筑物也损毁严重,需要重新休整。

    徐仁的伤势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他的经脉比普通人强大得多,只不过之前为了对付杜梓腾,他一下子将储存在经脉中的灵力都释放了出来,一时间难免感觉虚脱,再加上与杜梓腾互换一击的反震之力,导致气息紊乱,所以才没了行动能力。

    经过短暂的调整,在中午的时候,徐仁已经恢复了行动力,当然经脉中的灵力还得靠吸收灵石来重新补足。

    “儿子,你可以啊,究竟怎么做到的,居然能发挥法器的全部力量了,就算我跟你爹,以目前的修为都做不到。”秦梦茹见徐仁没有大碍,心中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不过她却有太多的疑问,想要让徐仁给她解释清楚了。

    “娘,你可别说了,这回真是心疼死我了。您只看到我让法器发挥出了巨大威力,却不知道我为此付出了多少灵石,那可是近百块中品灵石啊。”徐仁苦着脸,昨夜一战虽然成功留下了杜家的家祖杜梓腾,可他也真是损失不少,上百块中品灵石,其价值远超下品灵石。

    “什么?这么多?你小子可真败家。”秦梦茹听到徐仁的一击居然消耗了近百块中品灵石,脸上也露出了错愕之色。

    “我的亲娘啊,我可不是败家啊,当时那老小子可是威胁到您的生命安全了,我总不能为了这百十来块中品灵石,就让娘您受伤吧。不过这百十来块灵石也值得了,毕竟杜梓腾可是杜家的第一高手,现在他死了,想来杜家以后也能稍微老实一些了。”徐仁看着自己的老娘,一切都安好,没有受一点伤,这就说明他拿百十来块中品灵石没白费,一切都值得了。

    “我的儿啊,你真是娘的骄傲啊。不过你哪来的那么多灵石啊,也没见你跟我和你爹要过灵石啊。”见徐仁为自己不计消耗,秦梦茹心中既欣慰又感动,不过更多的还是好奇,好奇徐仁手上哪里来的那么多灵石。

    “就徐家那点家底,我要是要了,家族的其他子弟还怎么修炼,所以我只能自己想办法,好在我跟敬丹阁关系不错,碰巧给了他们几张丹方,阁主大发慈悲,给了我一成的抽成,所以现在我灵石还是有一些的。最近我又悄悄卖了一件半步法器,不然您以为徐家哪里来的钱增加那么多铺子。”徐仁得意一笑,虽然这段时间为徐家操了不少心,可操心也有操心的乐趣,更何况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爹娘呢。

    “唉,都是你爹无能,白当了这多年的徐家家主,却没能为你多争取一点资源,到到头来还得靠你给徐家贴补。”徐天龙低着头,心情不好受,甚至说是太受打击了。徐仁小小年纪已经为徐家做了那么大的贡献,而他当了那么多年的家主居然连自己的儿子也帮不了。

    “老爹,你已经很厉害了,徐家能一天天壮大,可都是您的功劳。再说,我是您的儿子,我有本事就是您有本事,不然您看看徐天貂,他生儿子的本事比您差远了。”徐仁不想看自己的老爹难过,所以嬉笑着说道。

    “嘿嘿,我儿子这话说得有道理,或许我修炼、治家都不算出色,可是老子生儿子的本事一流。”被徐仁一打岔,徐天龙也乐了,甚至脸上都多了一丝傲然。

    “你得了吧你,瞧把你能的。”秦梦茹瞪了徐天龙一眼,这里可不是只有他们一家三口,还有一个同样是归元境修为的萧近山呢。

    “娘,忘了跟您说了,这位是萧叔叔,他就是我跟您说的那位炼器大师。”徐仁发现自己老娘脸色不对,才意识到还没有将萧近山引荐给自己的老爹和老娘呢。

    “炼器大师!”徐天龙和直接蹦了起来,跑到了萧近山的身边就差没给萧近山跪下来。

    “家主不可。”萧近山给吓得够呛,他一直把自己当成徐仁的家仆,而徐天龙是徐仁的父亲,让主人的父亲如此对待自己,萧近山觉得自己可承受不起。

    “爹,萧叔叔不是外人,您可别来个五体投地大礼,要是把萧叔叔吓跑了,我可追不回来。”徐仁其实从来没有将萧近山当成家仆,一直都将萧近山当成自己的长辈看待。

    “萧大师,在下徐天龙,多谢您对小儿的照顾,还有那几件法器,更是帮着我们徐家的大忙,大恩不言谢,以后徐家您就顶半个家主。”徐天龙面色诚挚道。

    萧近山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看向徐仁。

    徐仁知道萧近山的意思,是在询问是不是要将事实的真相如实告诉徐天龙。徐仁对萧近山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现在还不适合让他老爹老娘知道整件事情的真相,不然恐怕他们心里该犯嘀咕了,估计都会觉得他是被谁夺了舍了。

    “家主这么说真让我无地自容,萧近山这辈子醉心于炼器,所以家主以后要是想练字灵器法器,都可以交给我,我定不让家主失望。”萧近山对着徐天龙抱拳鞠躬,满脸诚挚说道。

    徐仁见到这情景直接捂脸,萧近山还是太耿直了,连样子都不会装,这样真的很容易被第六感极强的老年给拆穿的。

    “萧大师真是太客气了,您就是我徐家的恩人,我徐家理当礼遇,若大师不嫌弃,不如直接到我徐家来,徐家一定奉若上宾,您在徐家不会受到任何限制,另外我们还会尽量为大师搜集炼器的材料,大师若需要,可随用随取。”秦梦茹对萧近山也是感激不尽,在她看来,徐仁能够有今天,一定是这位萧大师在暗中栽培。

    这世上有一种人,不喜欢出人头地,却反而喜欢对一些看得上眼的少年人花心思去培养,这位萧近山萧大师气度不凡,颇又几分隐士高人的风姿。

    眼见着误会越来越大,萧近山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闭口不言。可闭口不言也不是事,于是他只能再度将目光投向徐仁。

    徐仁对萧近山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想找个机会将萧近山接到徐家来,如今既然自己的老爹、老娘都有意如此,还生得他再去费口舌了。

    “承蒙家主和主母抬爱,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即日起进入徐家,追随家主、主母和少家主。”萧近山还是不太习惯被如此礼遇,因为在他看来,他这个炼器大师什么都不是,只有徐仁才当得上是真正的炼器大师。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等我们将此间事情处理完毕,一定要好好为大师接风洗尘。”徐天龙喜出望外,整个人都觉得轻飘飘的。一个炼器大师的分量实在是太重了,只怕州城、府城的大家族都未必能请得到。

    “我只要一处僻静的住所,三顿包饭就可以了。另外我还有个小女儿,希望也能同我一起搬到徐家来。”萧近山有些不好意思,他看徐家比那些州城府城的大家族要高深多了,毕竟那可是培养出了徐仁这样一位天才的家族。

    “完全没问题,我这就让人打扫庭院,平时除了仁儿,保证没人去打搅您。”徐天龙脸上都快笑出花儿来了,一位归元境高手,更重要还是炼器大师,徐家这次可赚大发了,简直跟做梦一样。

    “这下好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以后徐家就是萧叔叔的家了。”徐仁也挺高兴,身边的人都高兴他就高兴。

    徐家虽然经历了变故,可是由于一位炼器大师肯屈尊加入徐家,让所有人都忘却了刚刚过去的烦恼,徐家上下所有人的脸上几乎都挂着笑容,不仅是高兴,还有一分骄傲。

    与徐家人的高兴不同,杜家人可高兴不起来。他们等到了徐家遇袭的消息,却再没有等来杜家家族杜梓腾归来的消息。

    这让杜明天非常的不安,虽然在理论上他的父亲杜梓腾不可能出什么事情,但是却是情不自禁往最坏处想。

    一天过去了,紫藤没有回家。两天过去了,还不见杜梓腾的踪影。杜明天的心里已经成了一团乱麻。可这时,城主府上又派人来了,又是徐家击鼓鸣冤,而这一次,几个被刻意留下活口的人已经承认跟随杜家家祖夜袭徐家。

    杜家上下得知城主府那些公差来杜家的目的,立刻就炸了锅,从家主到家仆都乱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