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修真小说 > 诸天无上仙尊 > 章节目录 卷一 东华才俊 第二十七章 得势

章节目录 卷一 东华才俊 第二十七章 得势

 热门推荐:
    徐仁轻轻推了一下已经被杀死的白姓老家丁。而后将目光投向了徐天貂、大长老、三长老和五长老。

    “毁我丹田的罪魁祸首已经死了,我们之间的账是不是也得清一清了?”徐仁冷笑着说道。

    “这怎么可能?”徐天貂一脸的震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丹田已经被毁的徐仁是如何杀死一个聚灵境巅峰的修士的,这件事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是不是很好奇,我一个丹田被毁的人,为什么能杀死一个聚灵境巅峰的修士?嘿嘿,这事也简单,只要将一块下品灵石镶嵌在灵器上,再配合法阵,那件灵器即便在我这样不能修炼之人的手上,也能如同在修士手中一样,发挥出灵器应有的威力,起码对付一个毫无防备的聚灵境巅峰修士是没有问题的。”徐仁摆弄着用以杀死白姓家丁的灵器匕首,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这匕首的确与寻常的匕首不一样。

    徐仁手中的匕首,在手柄处镶嵌着一颗花生大小的下品灵石。除了那颗花生大小的下品灵石,匕首上还有清晰可见的纹路,这些纹路都是以特殊的粉末熔炼到匕首上的,就像将阵符铭刻到了匕首上。

    “好精妙的匕首,究竟是哪位炼器大师,竟有如此妙绝的想法。”见到徐仁手中的匕首灵器匕首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以往,大家都觉得只有修士才能使用灵器、法器这类由炼器师精炼出来蕴涵强大灵力的武器,因为只有修士才能调用灵力,为灵器提供力量的本源。今日徐仁手中的匕首,已经打破了他们对炼器的认知。所以包括徐天龙夫妇在内,都觉得不可思议。

    “匕首是好东西,只是太耗费灵石了。”徐仁说话的时候,用手轻轻一按匕首上的机关,而后匕首柄上的灵石消散无踪,只留下了一个空缺。

    紧接着,徐仁又从身上摸出一块花生大小的下品灵石,装在了匕首柄上的空缺处。

    杀死聚灵境巅峰的白姓家丁,徐仁一共用匕首刺了三次,分别是白姓家丁的丹田和胸口以及那柄架在他脖子上的匕首。

    结果自然是聚灵境巅峰的白姓家丁身死,架在徐仁脖子上的匕首也破碎了。

    实际上,徐仁真正用匕首只有两次,分别刺中了白姓家丁的胸膛与气海。后面那次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因为真正让架在他脖子上的匕首破碎的,根本不是匕首,而是他经脉中残存的灵力。不过徐仁不想让徐天貂等人知道自己的手段,所以才假借匕首掩人耳目。

    徐仁手中的匕首,正是当初他击杀嗜血魔傀主人时所得之物,后来又结合仙尊记忆以及他自己的一些想法进行改良,才有了今日之威。

    “就算没有了姓白的,你以为你们就有机会吗?现在我们的人数依旧占优。”徐天貂回过神来,将手中上品灵器横于身前,已经准备再度出手了。

    “人手多就觉得自己占优势了,那你可曾听过乌合之众这个词吗?攒鸡毛凑掸子而已!你们觉得一群傻兔子,能杀死狼吗?”面对气势汹汹的徐天貂,徐仁的脸上却充满了不屑。

    “无知小儿,简直不知死活,我就先杀了你爹娘,再好好让你知道什么叫害怕!”徐天貂怒发冲冠,本来他觉得今天的事肯定万无一失了,却没想到姓白的家丁那么没用,居然被徐仁给反杀了,让他们本来胜券在握的算计出现了难以控制和预料的变故。

    “那你也得能杀了我爹娘才行!大长老、三长老、五长老,你们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如果继续跟着徐天貂,你们以后就没有回头路了!”徐仁说话的时候目光从徐天貂的身上转移到了徐家的大长老、三长老和五长老身上。

    “徐仁,你不用白费心机了,你以为几位长老会改变主意吗?”徐天貂愤怒地看着徐仁,现在他都后悔没在徐仁无法下床的时候直接给他补上一刀,那样徐仁就不仅是丹田破损了,而是直接一命呜呼,也就不会有今日的变数了。

    “我的二叔呀,你真的那么认为吗?”徐仁说罢,向自己的老娘使了一个眼色。

    徐仁的母亲何其从你,立刻明白了徐仁的意思。随后她手中光芒一闪,那件半步法剑出现。

    “半步法器,这怎么可能!”徐家的大长老虽然年纪最长,可是眼力却不差,一眼就认出了徐仁母亲秦梦茹手中的剑是一件半步法器。

    半步法器意味着什么?最低也能让一个人的实力提升五成,甚至是一倍。也就是说手拿半步法剑的秦梦茹,如今的实力已是归元境了。

    “几位长老,你们现在的想法呢?”徐仁笑着看着徐家的大长老、三长老和五长老,不急不缓地询问道。

    “哎,今日是我糊涂了,家主与主母实力惊人,如今又有上品灵器和半步法器相助,以后定能带领徐家走出东华郡,乃至成为云华府的大家族,甚至是大宁王朝的名门望族,我徐天川愿意继续追随家主。”徐家的大长老徐天川身形后提,离开了徐天龙这处剑拔弩张的院落。

    “我们二人也愿意继续追随家主!”三长老徐天海和五长老徐天虎互相对视了一眼,而后也如大长老徐天川一样,离开了徐天龙的院子。

    “你们其他人呢?”徐仁笑着看着年轻一辈的徐家子弟,慢悠悠说道。

    “这个,我们都是徐家的子弟,自然愿意继续追随家主。”年轻一辈的徐家子弟,除了徐有能和徐有才,其他人都跑着离开了徐天龙的院子。

    “徐天貂,他们都走了,念在兄弟一场,我还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现在离开,我可以既往不咎!”本来徐仁已经做好了斩草除根的准备,可是徐天龙却抢先说话了。

    徐仁禁不住摇头,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对父亲的决定却也理解,看来自己的老爹还是放不下同族之情,然而这样的做法明显是养虎为患。可老爹既然已经说话了,徐仁就算不想这么放过徐天貂,也没法再说什么了。

    “哼!我们走!”徐天貂内心无比的憋屈,可他也不是不识时务之人,如今徐家大长老、三长老和五长老他相继离开,年轻一辈的子弟也跑了,剩下他们父子三个人,想要对付徐天龙和秦梦茹夫妇,根本就是以卵击石。所以,这家伙在听了徐天龙的话以后,立刻拉着自己的儿子徐有能和徐有才快速离开了。

    “爹,我知道你为难,可是徐天貂狼子野心,这次不能斩草除根,只怕以后会给徐家留下更大的隐患。”徐仁摇头叹气,这么浪费了一次绝佳的时机,他实在是不甘心。

    “唉,他毕竟也是徐家血脉,就最后再给他一次机会,希望他以后能够洗心革面吧。如果他依然执迷不悟,爹答应你,一定亲手杀了他!”徐天龙有些为难,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其实都是因为徐天貂,可真让他杀了徐天貂,他还是有些心软。

    “哼!”徐仁的母亲虽然什么都没说,却丢给了徐天龙一声冷哼,明显她对徐天龙如此处置徐天貂非常的不满。

    “唉……”徐天龙一声叹息,是愧疚,是不忍,也是心里的挣扎与矛盾。

    徐仁向父亲行礼告别,转身回了自己的住处。徐天貂已经成了徐家一个不稳定因素,这件事已经既成事实,他不可能让老爹出尔反尔,那么现在他就只能为以后多做些准备了,比如帮助自己的爹娘在短时间内,将实力再提升一个台阶,再比如为他们也为自己炼制几件趁手的兵器。

    一连好几天,徐仁都在忙碌,并没有时间理会徐家族内之事,不过那天在徐天龙居住院子李发生得事情已经在徐家上下传开了,徐天龙和秦梦茹的威望在徐家一时无两。

    以前大家尊重徐天龙和秦梦茹,更多的是因为他们家主和主母的身份,如今不同了,徐家子弟不仅因为徐天龙和秦梦茹的身份而尊敬他们,更佩服他们的实力与胸襟。

    除了徐天龙和秦梦茹,徐仁在众人心中也终于不再是个整日无所事事的废物了。那日徐仁轻轻松松击败了那么多自恃不俗的年轻一辈子弟,如果徐仁是个废物,那么被他击败的徐家子弟岂不是废物中的废物了。

    这一日,徐仁离开自己的房间,发现徐家上下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虽然他依旧认为放过了徐天貂等于养虎为患,可是见到徐家上下的变化后,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父亲所做其实也并不全是坏事。一个人有实力又有胸襟,或许跟随这样的人更让人觉得踏实。

    徐仁乐意见到徐家上下的变化,但是却没有打消他未雨绸缪的计划。

    “爹、娘,我偶然得到两部高阶修炼功法,我觉得很适合你们,也许能帮助爹娘早日突破到归元境。”徐仁找到了他的爹娘,并且将这两天精心挑选的修炼功法交给了他们。

    徐仁能看得出自己的老娘仍然在跟老爹怄气,不过应该也是看到了徐家上下发生的变化,现在也只是表面不怎么爱搭理自己的老爹罢了,并没有什么难以化解的隔阂。毕竟现在他们一家三口在徐家也算是备受敬仰了,相比之下徐天貂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