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修真小说 > 诸天无上仙尊 > 章节目录 卷一 东华才俊 第十三章 修士不行不代表我不行

章节目录 卷一 东华才俊 第十三章 修士不行不代表我不行

 热门推荐:
    嗜血魔傀身上散发的血煞之气会让人觉得很不舒服,普通人沾染了血煞之气后很快便会神智错乱,变得性情暴戾。

    修炼者可以利用自身的灵力制造一道屏障,暂时隔绝血煞之气的侵袭。可是血煞之气非常的顽固,修士的灵力在其反复攻击之下,也坚持不了多久。

    徐仁眼前的嗜血魔傀只能算是一个初级魔傀,但其实力也达到了聚灵境界,加之嗜血魔傀没有痛觉,所以实力战斗力比普通聚灵境修士还要高一些。

    嗜血魔傀的主人实力也达到了聚灵境,所以徐仁当下面对的是两个聚灵境,他不得不万分小心。

    几轮攻击之后,嗜血魔傀的主人有些意外,他无法感知徐仁究竟是什么境界,因为徐仁身上的灵力波动时隐时现,非常不稳定,且看其战斗的路数并非是修士,更像是一个习武的武夫。

    然而,武夫又不可能做到像徐仁这般,面对血煞之气的干扰,还能如此从容。总之这嗜血魔傀的主人觉得眼前这个人哪里都好像不对。

    徐仁对自己的实力其实也了解不深,因为此前他经历过的战斗太少,只跟徐家的徐有能和徐有才交过手。

    如果他现在能修炼,哪怕只有集气境巅峰的修为,也有七八成把握能击退嗜血魔傀和嗜血魔傀的主人。毕竟仙尊记忆就像一座宝库,让他拥有无数高阶的修炼功法和攻击法诀。

    可惜现在他还不是修士,不能像修士一样去战斗。而对于武学,仙尊记忆里丝毫没有,他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不过,随着战斗的时间越来越久,徐仁发现嗜血魔傀的血煞之气似乎对自己的影响并不大。

    他虽然不能像修士那样调动丹田气海的灵力来为自己制造一个隔绝血煞之气的屏障,可是经脉之中残存的灵力却能主动护住经脉。且每次要被嗜血魔傀的血煞之气侵袭时,隐藏在他眉心的补天神石都会传来一股清凉,将血煞之气的伤害悄然无声的化解掉。

    如此一来,徐仁心里就稍微有了些底气了,出手也变得大胆起来,不再像之前,只是凭借像落叶一样飘来飘去的身法,躲避嗜血魔傀的攻击。

    砰……

    嗜血魔傀和徐仁第一次有了正面接触,包裹着血煞之气的拳头与徐仁的拳头相遇。

    徐仁就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道透过拳头席卷全身,而他的身体不自觉的卸力,向后退了好几步。

    嗜血魔傀的情况也差不多,只是没有徐仁退得那么远,但在它的脚下留下了一个个浅浅的脚印,想来承受的力量反震也不轻。

    “居然能正面接住嗜血魔傀的攻击,我倒是小看你们这些远古隐世家族了。不过你也别高兴,光这样是胜不了我的嗜血魔傀的。”躲在后面一直没出手的嗜血魔傀的主人说罢双手结印,并且一连变换了数次。而后一道血色符印飞出,没入嗜血魔傀的体内。

    嗜血魔傀身上的血煞之气瞬间暴涨了三成,本来就血红的双眼迸射出红色光芒。

    唰……

    嗜血魔傀再度进攻,那速度快得惊人,眨眼便到了徐仁的身边。

    徐仁身形急退,他能感知到嗜血魔傀的力量暴涨,现在与其正面硬碰明显不是明智之举。

    嗜血魔傀见徐仁撤身,也不见其如何动作,身形居然不停,直接朝着徐仁追了过去。

    徐仁的身形丝毫不敢停滞,接连换了好几个方向,可那嗜血魔傀却一直如影随形。

    换成一般的武夫,恐怕在嗜血魔傀的强势追击下也坚持不了多久,可是徐仁却跑了半天也没觉得累,因为每当他觉得有些乏力的时候,经脉中都会渗出一部分灵力来恢复他的体力。

    而且,徐仁还有了一个巨大的发现,那就是如果只是这样的追击战,他就算跑上一天也消耗不了多少储存在经脉中的灵力。

    不过,就这么一直跑也不是办法,因为徐仁也不知道这个嗜血魔傀究竟能够追着他打多久。更何况还有一个拥有聚灵境修为的家伙一直没出手。若是嗜血魔傀的与嗜血魔傀一起出手,他再想依靠这种身法来与之抗衡可能就不好使了。

    就如徐仁所担心的,嗜血魔傀的主人在看了一会双方的追逐战后,终于按捺不住了。

    就见他随意一抖手,手中便多了一柄散发着血煞之气的长剑。

    而后,这嗜血魔傀的主人一个箭步上前,刚好拦在了徐仁的前方,堵住了徐仁继续闪躲的路线。

    唰唰唰……

    嗜血魔傀的主人出手非常狠辣,根本没什么试探的招式,一上来就对着徐仁挥出三剑。三道血红的剑芒纵横交错,分别取徐仁的咽喉、膻中穴和丹田。

    徐仁来不及多想,脚下用力,身形侧滑而出,堪堪避过了嗜血魔傀主人的攻击。

    然而,就在徐仁避开嗜血魔傀主人攻击的同时,嗜血魔傀的攻击也到了,这一次徐仁再想躲就来不及了。

    万般无奈之下,徐仁只能举拳相迎,与嗜血魔傀近身缠斗起来。

    嗜血魔傀在被其主人彻底激发之后,其力量又增加许多,打得徐仁有些措手不及,身形连连后退,衣角袖口都被嗜血魔傀那比钢铁还坚硬的指甲划得七零八落。好在徐仁躲避还算及时,虽然身法不好看,甚至看起来踉踉跄跄的,却没有受伤。

    嗜血魔傀一轮急攻方休,徐仁刚要喘口气儿,嗜血魔傀主人的剑芒又至。

    徐仁匆忙闪避,虽然躲过了大多数的攻击,却还是被剑芒划破了衣袖,在胳膊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嘿嘿,小子的实战能力不错,可惜也就到此为止了,中了我煞血魔剑上的血煞之毒,你只有等死的份了。”嗜血魔傀的主人见徐仁手臂负伤,虽然只是一道浅浅的伤口,却让他兴奋不已。

    血煞殿最引以为傲的就是煞血魔剑上的血煞之毒,就算你修为高深,只要身中血煞之毒,也只有两条路,要么成为嗜血魔傀,要么等死。

    徐仁感觉手臂传来一阵火辣,甚至有些嗜血的冲动,不过很快眉心传来一阵清凉,使他的头脑重回清明。

    “你的话是真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已经赢了呢,真以为你的血煞之毒无药可解吗,告诉你这种低级的血煞之毒对本少爷根本没用。”这次被嗜血魔傀的主人击伤,徐仁反而没有了顾虑,因为他感觉到一直隐藏在眉心的补天神石对血煞之毒有极强的克制运用,哪怕刚才一瞬间被血煞之毒入体,依然能够快速自行化解。

    “这不可能?连修士中了血煞之毒,都会瞬间变得狂躁嗜血,你只是一个武夫,为何却能不惧我的血煞之毒?不对,你是上古家族的人,身上一定有宝贝,嘿嘿,这次真是赚到了,不仅我的嗜血傀儡晋级有望,还能得一件上古家族的宝贝。”嗜血魔傀的主人先是一惊,而后迅速变得兴奋起来,他一直将徐仁当成隐世上古家族的人,如今更加笃定徐仁上古家族的身份,且断定徐仁身上有上古遗宝。

    “真是个白痴,我就算身上有宝贝又怎样?想杀人夺宝?你有那个本事吗?”既然不用惧怕血煞之毒,徐仁也不用像之前那样畏手畏脚了。他也想试试这段时间补天神石推演出来的武学究竟有多强,能不能让他这个先天境的武夫击杀聚灵境的修士。

    “小子不要得意,别以为你身上有宝贝就可以有恃无恐,今天就让你看看血煞殿的真本事。”嗜血魔傀的主人说罢,身上爆发出了浓烈的血煞之气。

    与此同时,嗜血魔傀身上也同样爆发出了浓烈的血煞之气。顷刻之间寒幽谷内谷一线天血气弥漫,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呛的人喘不上气来。更棘手的还是血煞之气完全遮蔽了嗜血魔傀和其主人的气息、身形。使得在血煞之气包裹之下的徐仁,几乎变成了一个目盲之人。

    徐仁全神戒备,不过却并没有慌张,因为这血煞之气分散开来对他而言反而威胁小了。例如之前他被嗜血魔傀的主人所伤,就是因为嗜血魔傀的主人将所有的血煞之气都聚集到了血煞魔剑之上。

    而现在,血煞之气已经分散开来,再想伤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唰……

    血煞之气中一道剑芒直接到了徐仁的背后。

    徐仁对此似乎早有预料,身形微微一闪,灵巧地躲过了攻击。

    而这时,嗜血魔傀的利爪也伸向了徐仁。

    徐仁同样似有所料,身形好像一片叶子,轻轻从利爪旁边划过。

    嗜血魔傀的主人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却没打算放弃,接连变换了好几个方位出剑,可是却都被徐仁一一躲过了。

    嗜血魔傀的攻击也变换了好个方位,结果自然也和它的主人一样,都没能对徐仁造成任何伤害。

    徐仁在血煞之气中游走,看起来比之前悠闲多了。

    “这不可能,我的血煞之气能隐藏气息,就算是修士身处其中也根本不可能躲过我的攻击,你怎么做到的。”嗜血魔傀的主人终于失去了耐性,他实在想不明白眼前这个武夫究竟是什么样的怪物,在视线受阻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躲过自己的攻击。

    “修士不行,不代表我也不行,就你这点障眼法,对我而言根本就是小儿科,我看你就像在灯火之下一样,所以你做什么,我都知道。”徐仁说话不紧不慢,言语之间充满了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