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修真小说 > 诸天无上仙尊 > 章节目录 卷一 东华才俊 第九章 劳碌命

章节目录 卷一 东华才俊 第九章 劳碌命

 热门推荐:
    面对浑身颤抖的萧近山,徐仁只能亲自动手将其抱到了简陋的床榻上。

    萧近山非常疼爱自己的女儿,所以家里虽然条件不好,却将唯一一张比较舒服的床榻给了小囡儿,而他自己则只是用木板简单搭了一个床榻。

    徐仁腾出一只手来,轻轻搭在了萧近山的脉门上,他准备看看萧近山究竟是得了什么病症。就在他的手搭在萧近山的脉门时,却发现了一件让他觉得意外的事。

    除了意外,徐仁还有些兴奋。因为他发现萧近山的经脉较之一般的人更宽阔,这说明萧近山根本不是寻常人,他应该是个修士。

    而且萧近山的经脉中还残存着灵力淬火的痕迹,这证明萧近山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修士,更不是一个普通的铁匠,而是一位炼器师。

    在神州天下有几种人,哪怕修为不是那么强,但地位却比寻常的修士要高得多。

    炼丹师是其中之一,炼器师也在其列,还有一种是阵符师,同样备受尊重。

    不同的是,阵符师一般实力并不弱,而且同级对战中,阵符师会占很大优势。只不过阵符师修炼的速度太慢了,因为阵符师修炼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比炼丹消耗精神力还严重。对修士而言,提升精神力要比提升修为境界更加困难。

    当然,炼器师的地位也不低,因为炼器也需要极高的天赋。但除了天赋之外,更重要的是得有极强的毅力。因为在炼器师炼器的同时也在锤炼经脉,每一锤下去,经脉都会受到震荡,那种滋味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以萧近山的经脉宽度,必然是位炼器大师。如果身体无恙,炼制出上品灵器不是问题。

    当然,如今的萧近山恐怕连普通的凡器都炼制不出来。因为现在的萧近山几条主要经脉都闭塞了,经脉不通自然无法随意催动灵力,也就无法炼器了。

    若是以前,徐仁的体内存不住灵力,是根本无法探知萧近山体内经脉闭塞这种状况的。

    但现在不同,这段日子他几乎天天都泡在灵石的灵气里。虽然这些灵力还会因为破损的丹田而散去,可在所有灵力散去之前,他可以拥有一些集气境修炼者的能力,比如以灵力为引子探知经脉是否闭塞。

    除了探知萧近山的经脉闭塞,徐仁还知道了萧近山经脉闭塞的原因。

    萧近山的经脉闭塞不是天生的,也不是与人打斗留下的暗伤,而是中了毒。

    萧近山所中之毒叫弥罗草,本身无色无味,且毒性发作缓慢,少量中毒根本无法察觉。但是当体内沉积足够多弥罗草的毒,中毒者的经脉就会闭塞。

    咚……

    就在徐仁思量着如何才能帮萧近山化解弥罗草之毒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声响。

    “小囡儿!你怎么了?”徐仁回头的时候,发现小囡儿已经倒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一张脸变得通红。

    “囡儿!”萧近山虽然在颤抖,却还想挣扎着起来。

    “我在这里,你安心养病,囡儿我来照顾。”徐仁说罢,便要去把小囡儿抱到床榻上,可手才接触小囡儿便又缩了回去,因为小囡儿浑身都是滚烫的。

    徐仁紧锁着眉头将小囡儿安置在床榻上,并开始为其诊脉。这一次又让给了他一个意外的惊喜,小囡儿体内竟然有一股非常强烈的炙热力量。

    这件事太不合情理了,一般来说女孩天生体寒,可小囡儿体内却有炙热力量,好像要将其燃烧一样。

    “萧叔叔,小囡儿从小就这样吗?”徐仁问道。

    萧近山点了点头,女儿的病是他最担忧的,请了不少人看都说无药可治。当然也是因为他自己身体的原因,导致这些年来赚的钱不多,无法请来更好的丹药师为小囡儿炼制丹药。

    “萧叔叔,我记得家族有本典籍中记载了一种特别的体质,名为天凤血脉,拥有这样体质的多为女子,如果能克服天凤血脉的焚身之痛涅槃重生,以后的修炼会是一片坦途,而且拥有十分惊人的控火能力,无论是作为炼丹师还是炼器师都会有非凡的成就。”徐仁的仙尊记忆中有一段关于天凤血脉的记录,但是他不能说自己拥有什么仙尊记忆,估计说了也没人相信,所以他只能假借家中典籍了。反正徐家藏书阁有的是书,而且他这些年行事荒唐,各种书籍也收了不少,说是从家中典籍中看到的,谁也不会去追问。

    “焚身之痛?谁能承受得了啊,别说囡儿只是个小姑娘,就算是我这个糙人也承受不住啊!”萧近山听了徐仁的话之后,心里的忧虑不仅没有减轻,反而还加重了。

    “萧叔叔作为炼器大师,对于烈火焚身的痛苦自然最有发言权,不过如果有一些特殊的丹药和宝物相助,克服烈火焚身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徐仁既然知道了萧近山的秘密,也不打算装傻充愣,直截了当反而更真诚。

    “还是被你看出来了啊,不过我现在经脉堵塞,已经无法炼器了,不然或许我还能为囡儿争取到一丝活命的机会。”萧近山暗自伤神,心里感慨屋漏偏逢连阴雨,这是天要绝他们父女的生路啊。

    “萧叔叔,我这里有些丹药,虽然不能助您疏通闭塞的经脉,却可以恢复体力。至于您中的毒或许我可以想办法解,到时候您也能重新修炼,再次成为一位炼器大师。”徐仁沉默片刻之后才道出自己的想法。

    “徐公子不是安慰我吧,我这个状态已经很久了,也尝试过许多方法,都无法恢复。您真的有办法吗?而且就算有办法,我们父女一穷二白,也根本没有什么能回报公子呀。”萧近山几近万念俱灰,眼前这个徐公子虽然人不错,可毕竟是个不能修炼之人,又如何助他疏通闭塞的经脉呢。

    “萧叔叔与我其实也算是同病相怜,您是被算计,闭塞了经脉,而我更糟糕,丹田都破损了。我说帮您其实也不需要你们报答什么,只是觉得我们很像,对您的处境,我能够感同身受。”徐仁微微叹了口气,他知道萧近山担心,也知道他并不相信自己,但是小囡儿却一直深信着他,他也不忍心看着小囡儿就这么命丧黄泉。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萧近山照顾小囡儿,对于如何保住小囡儿的命,应该有了不少过往经验。在他没有找到救小囡儿的东西之前,也只有萧近山最清楚如何做才能为小囡儿延续生命了。

    “徐公子这话倒是不假,只可惜我这个样子真的还能治好吗?”萧近山当然也不甘心就这么埋身黄土,他心里的仇恨一直也没有放下过,更何况还有一个那么懂事的女儿需要照顾。

    “只是有了个想法,萧叔叔需要耐心一些,容我再仔细寻思寻思。”徐仁其实有七成把握为萧近山疏通闭塞的经脉,但是小囡儿天凤血脉所导致的烈火焚身却没那么好化解。

    “如果公子真能救我父女二人,我愿意终身为奴,追随公子左右。”虽然徐仁没有说一定能医好他与小囡儿,但是却给了他一个希望,所以萧近山的内心其实很激动。

    “那倒不必,只是以后我找萧叔叔炼制灵器,叔叔不要拒绝就好。”徐仁道。

    “公子放心,我萧近山说到做到。”萧近山道。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压制住萧叔叔的毒,只有这样才能为小囡儿争取更多的时间,我才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徐仁对萧近山点了点头,如果萧近山真能跟随他,那也是一件好事。

    萧近山服用的丹药是敬丹阁给徐仁的一种避毒的丹药,虽然无法祛除萧近山的弥罗草积毒,却能让他暂时有照顾萧囡儿的能力。

    萧近山恢复了一下后便忙活起来,半天之后小囡儿身上的热毒褪去,脸色渐渐恢复正常。萧近山见自己的女儿脸色恢复,微微松了口气,徐仁也稍微宽了宽心。

    小囡儿和萧近山的情况都稳定之后,徐仁离开铁匠铺,回到徐府。

    萧家父女的情况虽然都不乐观,却也有轻重之分。

    萧近山虽然中毒很深,但医治起来还算是相对容易的,最棘手的还是小囡儿的天凤血脉,徐仁暂时也只能先想办法压制,然后以丹药和特殊的宝物帮助小囡儿度过烈火焚身之劫。

    这个过程中最凶险的,是小囡儿必须经过烈火焚身劫难才能让天凤血脉觉醒,无法避免,只能以丹药和宝物降低烈火焚身的痛苦。所以最后小囡儿能否活命,还是得看她的意志力够不够坚定,求生的欲望够不够强。

    当然,萧近山的经脉闭塞也不好医治。

    他这里的确有一张丹方,名为通幽丹。其他的灵药都好说,可以让敬丹阁帮着找,唯独一味通幽草不好找。

    这通幽草生长在幽寒之地,这样的地方在东华郡城的西北方倒是有一处,只不过那幽寒之地非常凶险,而通幽草除了炼制通幽丹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据徐仁所知,当下的神州天下根本就没有通幽丹这个丹方,所以通幽草也早已被人遗忘,根本没人会冒险去采集。

    进入幽寒之地,就算是聚灵境修士都不敢说能全身而退,习武之人更是没有进入幽寒之地的先例。

    但是就如此放弃,不仅是萧近山后半生无望,小囡儿也没有了依靠,更重要的是徐仁也不甘心。他也不想看到与自己同病相怜的萧近山,就这么背着仇恨与屈辱地死去,那仿佛就像是他未来的结局一样。

    “唉,做人难啊,看来我就是个劳碌的命。”经过一番内心挣扎,徐仁还是做出了决定,既然生了劳碌的命,那有些事他只能去做,给萧近山一个希望,也是给自己一个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