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修真小说 > 诸天无上仙尊 > 章节目录 卷一 东华才俊 第四章 约定三年

章节目录 卷一 东华才俊 第四章 约定三年

 热门推荐:
    东华郡对于整个九州天下而言只是一隅之地,但是城中大小势力交错,也并不是只有一个徐家。与徐家实力相当的还有其他家族,杜家便是其中之一。

    杜绮燕天生骄傲,修炼资质也好。一开始知道与徐家徐仁的婚事时,也没觉得如何,但是后来得知徐仁竟然无法修炼,等于是个半废之人,以后恐怕也难以掌控徐家,她便已经有了退婚的想法。前两年她又成功进入大宁王朝三大仙门之一的云海仙门,在那里她见到了不少天赋异禀且相貌堂堂的仙门弟子,对徐仁就更看不上了。更何况徐仁这些年还纨绔成性,不仅一掷千金,还去那寻花问柳之地,眼高过顶又心高气傲的杜绮燕便拉着她父亲,到徐家来退婚了。

    实际上即便杜绮燕不拉着她老爹来退婚,她老爹杜明天也会来,他可不想自己将来有个废物女婿。

    “杜兄,你的意思?”徐仁的父亲徐天龙眉头紧锁,他是一家之主,如今自己的儿子被人登门退回,简直是颜面尽失。

    “徐老弟,我这闺女的脾气骄横,连我这个当爹的都无可奈何,她今日既然执意来退婚,我也无能为力。再说,令郎这些年的行事作风,确实偏颇了些,加之我这闺女确实需要将心思放在修炼上,对于世俗婚约也无暇顾及,何况这门亲事本来也是老人们玩笑之谈,算了也就算了吧!”杜明天虽然说得客气,但是看徐仁的眼神却不屑一顾,空有一副皮囊的废物,在他这里算不得什么。

    “如此说来,杜家人是要违背诺言,背信弃义了?”徐仁本来对于他与杜绮燕的婚事也没多在意,但是见那杜氏父女违背承诺还如此理直气壮的样子,便觉得生气。当然,让他更生气的还是今日这场面,让他父母面上无光,却让家族中那几个一直觊觎家主之位的长辈心中偷着乐,所以他不想就这么逆来顺受不了了之。

    “徐天龙,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儿子?长辈们在说话,他也太没规矩了!”杜明天见徐仁这个废物居然敢站出来指责自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其实这要是往常,他忍也就忍了,毕竟在东华郡,徐家的整体实力还是要高于杜家的。可如今形势不一样了,他的宝贝女儿已经被大宁王朝三大仙门之意的云海仙门选中,成了修行的弟子,就算是大宁王朝朝廷权贵见了,都得卖几分薄面,一个东华郡小小徐家又算得了什么。

    “姓杜的,你这人还真是可笑,之前我爹说话,分明是杜绮燕开口打断,怎么她不算是没规矩,到了我这里就是没规矩了?”论起讲道理,徐大公子怕过谁。

    “哼,你怎么能和我这宝贝闺女比,你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而已,我女儿可是被大宁王朝三大仙门之一的云海仙门选中的天之娇女。”杜明天今天是决心要退了这门婚事的,就算彻底与徐家撕破了脸又怎样,只要自己女儿在云海仙门,就等于他杜家有了云海仙门这个大靠山。

    “呦呦呦,不就是因为你女儿攀上云海仙门这个高枝儿了吗?至于这么牛气冲天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女儿被三大仙门同时选中了呢。你们杜家什么德性我也清楚,以前没有靠山的时候,对我徐家也是点头哈腰的,现在觉得腰杆子硬了吗?不过是个笑话而已。”徐仁这么多年的纨绔生活,让他练就了一身金刚不坏的吵架神功,反正他根本不在乎彻底得罪杜家。

    “徐仁,你闭嘴,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真得罪了云海仙门,你死了还是小事,我们徐家上下都要受牵连。”没等杜家父女发作,徐家有人先站出来替杜家人说话了。

    “原来是二叔啊,怎么您现在变成杜家人了?杜家一定给了不少好处吧,不如拿来分分!”徐仁瞥了一眼那说话之人,说实话比起杜家父女,眼前这个说话之人才让徐仁最为痛恨。当初他丹田气海破损,导致以后都不能修炼的罪魁祸首之一,就是眼前这个被他称之为二叔的人。

    他这个二叔与他父亲其实是异母所生,一直觊觎徐家家主之位,徐仁出事后也是他上蹿下跳,不断打压徐仁,甚至联合家中的两个长老,想要弹劾家主徐天龙。

    当然,最后这些人没能得逞,除了他父亲徐天龙本身实力强,头脑精明,他母亲的鼎力支持也是主要原因。

    “徐仁,不要对你二叔无理,他怎么可能是杜家的人,更不可能收杜家的好处的。”徐天龙表面严肃,实际上心里还挺高兴的,他这个儿子虽然纨绔、刺头,还不能修炼,但有时候说出话来的杀伤力比修士的攻击力也丝毫不弱,就像今天,杜氏父女和那个一直想弹劾自己的异母兄弟,都被气得脸色发青了。

    “爹说得都对,不过孩儿也有话要说,今天既然杜家人主动登门,也省得我再麻烦了。”徐仁说罢,直接叫人拿来了笔墨纸张,然后就当庭刷刷点点书写起来。

    徐家人和杜氏父女都不明所以,不知道这徐仁究竟写的是什么,又想要搞什么名堂。

    没多久,徐仁便写好了。他放下笔纸,又用手指粘上鲜红的砚台,直接在纸上按上了手印,而后叫人直接拿着这张纸,递交给了杜氏父女。

    “我徐仁,今日当着杜家和徐家人的面,做出一个决定,神州历大宁天和年三月初八,因杜氏不敬故而休之,为恐日后无凭无证,今日特立休书,以此为照。”徐仁踱着方步,缓缓诵读,其神色出奇的平静。

    “好好好,徐天龙,你教出来的好儿子,今日我杜家与你们徐家恩断义绝,以后咱们各凭本事。”杜明天被气得三尸神暴跳,本来他们今日是来退婚的,没想到对方却来了一出休妻,这要传将出去,自家女儿的颜面可就都丢光了。

    杜绮燕更是被气得浑身发抖,脸色紫青得可怕,看徐仁的眼神仿佛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了。

    “怎么?杜家小姐想要杀人了?谋杀前夫吗?我给你这个机会,你们不是觉得我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吗?这样,我跟你打个赌,三年时间,三年之后我与你以修士身份一决生死。这个消息会很快公布出去,到时候你想要杀我,想要找回面子都行。”徐仁神色坚定,他知道今日会彻底与杜家决裂,也不想让父母为难,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给杜家一个不至于当场动手的理由,也给徐家一个暂时护住自己的理由。

    “一个丹田气海受损的废物,居然还想以修士身份与我对决,真是可笑。我知道你的心思,不过是暂时不想与我交手,用了个缓兵之计而已,不过我答应了,到时候我要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你徐仁究竟有多么废物,也看看徐家还有没有理由和本事再保你不死。”杜绮燕满脸杀气,她这辈子还从没像今日这般难堪过,对徐仁的恨更是深入到了骨髓。

    “那么就一言为定了,我们约定三年之后一战。”徐仁淡淡道。

    “当然可以,不过这地点我会选好,到时候你只要提着脑袋来见我就好了。”杜绮燕说罢一甩袖子离开了徐家的待客大厅。

    杜明天紧随其后,也愤然离去。

    “徐仁,你这不仅得罪了杜家,也得罪了云海仙门,你自己找死我不介意,不过不要连累我徐家。”徐仁的那位二叔徐天貂一脸怒意,不过心里却乐开了花,他正发愁怎么除掉这个小兔崽子以除后患呢,没想到徐仁自己找死。

    “二叔,我觉得你应该高兴才是,我得罪了杜家,得罪了云海仙门,三年之后必死无疑,那么您不就更有资本与我爹争夺这家主之位了吗?”徐仁平日里可不会与他这个二叔针锋相对,但是今日是例外。

    “好好好,我不与你计较这些,你小子刚才不是很气概吗?那这三年你就老老实实在徐家待着,千万别自己偷跑了,到时候杜明天和杜绮燕找不到人,反倒来怪罪我们徐家。”徐天貂面色阴沉,他这话实在提醒徐仁,也是在提醒徐家所有人要看住徐仁,别让他惹了事却又逃跑了。实在不行,就算是悄悄杀了徐仁,将其尸首交给杜家父女,也是个好结果。

    “放心吧,少爷我是不会走的,三年的大好时光,我还得好好享受,再说三年之后谁知道会是什么样子,说不定那杜家已经没了,杜绮燕也已经死了。”徐仁又变成了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今日他的行事作风确实与往昔不同,也不能太过了,现在他的情况还不适合去触发更大的矛盾,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丹田气海的问题,只有早日成为真正的修炼者,他才有机会去面对那三年之战。

    “哼,现在服软已经没用了,杜家的人都走了,就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能翻出什么浪花来。”徐天貂见徐仁又变得懒洋洋的,心下也轻松了几分,之前见徐仁的强势,他还真担心其有什么特殊的手段。

    “好了,今日就到这里吧,三年之后的事情毕竟还有时间,到时候会给所有人一个交代的。”徐天龙微微叹了口气,他对徐仁其实也心怀愧疚,毕竟徐仁如今的处境也是他这个家主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