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修真小说 > 诸天无上仙尊 > 章节目录 卷一 东华才俊 第二章 补天计划

章节目录 卷一 东华才俊 第二章 补天计划

 热门推荐:
    徐仁手中紧握着那块碧绿色,拥有美丽花纹的石头,心中非常激动。

    如果他没猜错,这块石头乃上古神物,是上古三大神石之一的补天神石。

    他能认得此石,还得感谢那几个设计毁了他丹田气海的家族长辈。那次他陷入昏迷,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的他化身上古时代的仙尊,一路披荆斩棘开天辟地,为仙、人、魔、妖四族开辟出了一个巨大的生存空间。但后来跟随他的仙皇、人王、妖祖、魔尊却联合起来设计他,最终陨落无尽星海。徐仁不禁生出了同病相怜的想法,那位仙尊的结局倒是跟他现在的经历有几分相似。而那日之后,徐仁便有了很多关于那位仙尊的记忆。

    根据梦里的记忆,徐仁知道丹田气海破碎,其实也并不是完全无解,上古时期的人丹田尚未圆满,也能借助外物修炼。那位仙尊之所以能修炼至巅峰,也是因为他掌握着这样一件奇物,那便是补天神石。

    徐仁在见到碧绿的石头时,脑海中似乎有东西与之产生了共鸣,所以他才与那说书先生要了此物。

    不过徐仁也不能确定这东西对他就一定有用,毕竟上古三大神石只是梦里的记忆。

    补天神石能修缮一切,包括身体的伤害和功法的缺陷。另外还有两种神石,分别是造化神石和混沌神石,但即便是梦里的记忆,关于另外两种神石的记录也很少,只说神奇还在补天神石之上。

    徐仁强压着心中的激动和紧张,开始默默运转精神力。要启用补天神石,运用当今神州天下的修炼功法是不行的。一定要配以特殊的精神力功法,才能启用补天神石。

    这几年,徐仁因为丹田气海受损,无法修炼家族中的功法,只能不断打磨自己的精神力,所以如今他的精神力即便与徐家顶尖的修行者相比,也丝毫不逊色。

    嗡……

    徐仁尝试用精神力包裹补天神石,很快补天神石便有了反应,而后徐仁仿佛被拉进了一个特殊的世界。这个世界如同一片浩瀚无边的汪洋,空中高悬着九日九月。

    徐仁稳住心神,发现虚空中出现了一个又一个人影。这些人影在空中挥拳踢腿,竟然演练了起来。

    徐仁一开始不明所以,后来看明白了,才知道这些人影演练的正是他在幼年时父亲所教的拳法。只不过由这些人影演练出来不仅招式更加精妙了,变化也更丰富了。

    徐仁也来不及多想,直接随着那些人影演练起来,挥拳踢腿有模有样。

    黎明时分,徐仁重新回到了现实,他手中的碧绿石头缓缓升起,化作一道灵光没入眉心,在额头正中留下了一道若有若无的花纹。

    徐仁轻轻起身,发现丹田气海似乎有了些许异样。认真体会之后,才发现其中似乎多了一团气。虽然丹田气海没有完全修补好,但好像与这天地更亲近了一些。

    徐仁知道这是补天神石发挥作用了。然而想要修复丹田气,远比修缮功法要困难得多,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既然有了希望,他就得好好谋划谋划了。

    关于修炼功法,其实徐仁并不缺少。不说家族之中的珍藏,光是梦中仙尊的记忆就是一座巨大的宝库。这其中的顶级功法都有一堆,还有许多他闻所未闻的各种知识,炼丹、炼器应有尽有。

    不过,让徐仁最看中的是补天神石中的一段信息,关于一种修炼的功法,名为补天天经。但这补天天经的作用既不是用来证道长生也不是为了驰骋沙场,而是为了修补自身,说起来比较笼统,简单理解就是让自己变得完美。

    丹田气海破碎,可以补;修炼资质不足,可以补;身体有缺陷,可以补;甚至连容貌缺陷都能补。

    徐仁乐开了花,这东西简直就是男人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呐!

    只可惜补天天经只有一个梗概和些许入门基础,这让徐仁觉得有些遗憾,可有线索总好过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候有人叫他去吃午饭了,实际上徐仁现在并不觉得饿,这或许也是补天神石的作用吧。

    徐仁并不想让人觉得他发生了变化,于是还和往常一样,保持着纨绔的生活方式。

    吃过午饭,徐仁并没有回去继续研习修炼,而是给自己制定了一个补天计划。

    对于修炼之人,丹田气海就是一个小天地。如今徐仁要修补自己已经破损的丹田气海,将其称为补天计划也是无可厚非的,起码徐仁是这么觉得的。

    徐仁制定的补天计划之中,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花钱,而且是花大钱。

    他要先去趟敬丹阁。

    补天天经虽好,现在却修炼不了,只能继续寻找其他残篇来完善。当下他只能借助外力了,这种外力就是丹药。

    敬丹阁是东华郡城里仅次于徐家的第二豪华建筑。

    在神州天下,只要是修炼的人,就离不开丹药。所以要说赚钱,敬丹阁必然能名列前茅。

    实际上徐家在东华郡城财源不断,徐仁能够一掷千金,也是因为徐仁的老娘的老爹与敬丹阁能搭上一点关系。因为这一层关系,徐家与东华郡城的敬丹阁有些许生意往来,虽然生意不大,却都是赚钱的生意。

    “徐大少爷,什么风把您给吹过来了!”徐仁才踏入敬丹阁,里面的丹侍便迎了上来。

    东华郡城里谁都知道徐仁出手大方,可是以前徐仁却从来没来过敬丹阁,这让敬丹阁里的丹侍都哀叹不已。虽然敬丹阁不缺钱,可他们这些丹侍缺钱啊。所以一见到这个名满东华郡城的徐仁公子来了,都争着挤着往前抢。

    徐仁也挺意外,他知道这东华郡城里的人看他都是行走的钱袋子,却没想到敬丹阁也是如此,让人禁不住感慨人心不古啊。

    “我想买些补身子的丹药,你们这里最好的丹药都有什么,带我去看看!”徐仁摇着折扇,慢条斯理说道。

    “徐公子要补身子?有有有,我们这里好丹药有很多,保证徐公子重振雄风!”抢在最前头的丹侍一听徐仁之言,差点没乐出来。

    徐仁眉间出现一条黑线,那丹侍的话总让他觉得别扭,似乎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

    丹侍根本没注意到徐仁的反应,麻利地将其带到了一个丹药架旁。

    徐仁眼神不错,扫了一眼后差点没夺门而走。好家伙,什么回春丹、筑阳丹、合欢丹……一应俱全。

    徐仁心中暗骂,这他娘的什么跟什么啊,就算小爷是恶名在外,也不看看现在小爷才多大岁数,虽然经常去青楼,闲暇时也会偷瞄东华郡城里的妙龄小姐姐几眼,可小爷还是个雏呢,哪里用得着这些。

    “哼嗯哼,可能是我说得不太明白,我要一些强筋健体的丹药,这些暂时不需要,少爷我这方面还是很强的。”徐仁心里虽然有些不得劲,可是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而且还与那丹侍耐心解释起来。

    “晓得晓得,徐公子人中龙凤,自然不需要这些,那您随我到这边来吧。”丹侍一脸“我理解”的表情,带着徐仁去往另一个丹药架。

    这一次都是健体强身的丹药了。

    当下的神州天下虽然修炼者地位最尊,但还是有许多人因为天赋的关系而选择习武,这些人同样是敬丹阁的客人。

    “这些丹药的药效都不足六成,品质太差了,还有没有更好的?”徐仁眉头微皱,现在他一眼就能看出丹药品级高低,敬丹阁里这些丹药与他预期相差太远了。

    “徐公子不是跟我看玩笑吧?敬丹阁的丹药品质一向是有保证的,您这么说不是故意来砸招牌的吧?”丹侍有些不悦,在他看来徐仁虽然有钱,但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公子,能懂什么丹药品质?肯定是故意来找麻烦的。

    “我像开玩笑吗?你们究竟有没有高品质的丹药?”徐仁撇了撇嘴,一个小小的丹侍他还真不在乎。

    “有有有,徐公子跟我来!”丹侍强压了压火气,来者皆是客,更何况这位徐公子还是有钱人,既然他想装行家,那就顺着他吧,反正最后的价格是敬丹阁说了算。

    这一次丹侍将徐仁带到了敬丹阁的二楼,这里的丹药品质更高,也是这些丹侍能来的最高处了,再向上,就又有专人接待了。

    敬丹阁二楼的丹药品质的确比一层的更好,丹药的品阶也更高。不过徐仁依旧不太满意,这些丹药至多能发挥七八成药效,而且很多还有后患,都算不上上品。

    “我说徐大公子,你到底想不想买,久闻徐公子出手阔绰,怎么今日如此不爽利,难道是传闻有误吗?”丹侍终于憋不住了,本来他想着拉徐仁一个出手阔绰的公子哥可以多卖些丹药,这样他的抽成也能多一些,如今不仅一颗丹药都没卖出去,还白白浪费了时间。

    “你们敬丹阁就这么点丹药吗?不是我吹牛,随便拿出一张丹方来,就能炼出比这些丹药药效强得多的高品丹药。”徐仁满脸不屑,说话更是毫不客气。

    “徐大公子,牛可不是这么吹的,我敬丹阁的生意遍布神州天下,靠的是童叟无欺的信誉,可不是像您这样信口开河的吹牛。”丹侍其实也不怕徐仁,虽然对方出身徐家,可谁都知道他不过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除了他爹娘,徐家人都恨不得把他逐出门庭。只是她娘太厉害了,一般人不想惹是非而已。可敬丹阁是什么地方?就算是徐仁他娘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吧。

    “我这里就有一张淬体丹的丹方,你可以叫你们最普通的炼丹师照着炼丹,不仅能成丹,而且丹效最少也能达到九成。”徐仁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直接递给了丹侍。

    丹侍将信将疑,却不想就此认输,于是便拿着单方去找炼丹师。

    丹侍在敬丹阁的身份虽然不高,但是却近水楼台,认识不少炼丹师,而一些刚入门的炼丹师甚至还很愿意卖这些丹侍的面子。

    徐仁就在那等着,一炷香过后,那丹侍找的炼丹师急匆匆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一个衣着艳丽,模样俏美,身材婀娜的女子。

    那女子见到徐仁之后满面笑容道:“徐公子真人不露相啊,今日我算长见识了,您的单方虽然与敬丹阁的单方略有出入,但是炼出来丹药的效果奇佳,所以我们敬丹阁的阁主大人请您到內堂一叙。”

    徐仁心中波澜不惊,这些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不过脸上还是故意堆满了笑容,而且还不时看看身边的丹侍,一副牛气冲天的架势。

    “不是吧?吴大人、蔺辰丹师,你们说的是真的吗?”丹侍目瞪口呆,真不敢相信东华郡城几乎人人都看不上的顶级纨绔公子徐仁竟然还擅长炼丹了。回头再看看徐大公子的表情,差点没被气炸了。心中不停嘀咕,就这么个货,那丹方恐怕也是他碰巧花钱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