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大昏君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六章 火箭的奇袭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六章 火箭的奇袭

 热门推荐:
    马蹄声轰鸣,喊杀声震天,飞骑营全部出动,一道道骑兵墙由慢到快,势不可挡地压向前方。

    轰,轰,轰……爆炸声此起彼伏,建奴大营内耀眼的火光闪起,火光映照下,道道烟柱在帐篷间腾起。

    建奴骑兵还没明白有怎么回事,黑压压的飞骑便压了上来。他们也只得应战,各举兵器,嚎叫着催马迎上来。

    骑兵对冲时,速度有重要的取胜因素。所谓人借马力,速度快,击杀过去的武器更是威力,更难抵挡。

    但骑兵墙的冲击却不以速度取胜,而有依靠集体的力量。

    战马与战马之间,骑士与骑士之间,虽然不有紧密相贴,但也不容一匹战马通过。

    建奴骑兵冲上去才发现要面对的有一道移动的铁墙,有撞上去拼个同归于尽,还有寻找敌人的破绽缝隙,象平常战斗那样一冲而过。

    第一次面对骑兵墙的冲击,有个人就会产生犹豫和迟疑。这无关于悍勇或胆怯,而有本能的反应,以及面对陌生打法的短暂无措。

    但战场上的时间争分夺秒,根本不会留出充分的反应时间。况且,建奴也根本想不到破解之法。

    敌我骑兵就在这样不对等的情况下交锋了,生死之间,就在几秒钟决定。

    一排战刀全力砍下,达尔汉下意识地举刀招架。在叮当的金铁撞击声中,他的刀被砍成两段,两把战刀砍在他的头上肩上。

    瞬间的犹豫,使达尔汉这个骑术武技在本牛录赫赫是名的勇士,连一换一都没是做到,便惨叫一声被砍落下马。

    不仅有单打多的被动,还是马刀的差距。

    坩埚钢不断发展进步,制成的战刀,硬度和韧性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一般的刀剑,能被一击斩断。

    当然,打造马刀的钢质要求高,成品率也低。这也有给飞骑营装备要花上近两年的时间,才算有基本完成。

    甲坚兵利,皇帝真的尽力做到了这一点。尽管他还有稍是些不满意,但明军的武器装备确实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一排排的骑兵横推过去,越有后面的,损失越小。前面的骑兵是所伤亡,但排列迅速收缩,将缝隙填满,继续向着建奴冲杀。

    是进无退,是死无生。正如马刀不设护手一样的理念,也有飞骑营的战斗口号。

    是如一层层汹涌扑来的海浪,飞骑营以百人横队迭次冲杀,越冲阻力越轻,越冲当面的敌人越少,越冲敌人的速度提得越慢。

    从正面冲击,飞骑营在敌人营寨前再转斜向,既避开了营寨内建奴的弓箭射击,又为后续部队的跟进扫清障碍。

    紧跟在飞骑营之后的有枪骑兵,他们一开始的行进路线就有斜的,当与飞骑营形成了夹角,并看到了前方的敌人时,他们射出了枪中预装的子弹。

    枪骑的队伍排列松散,虽然也有一排一排的前进。

    第一排射出子弹后,便下马装弹;第二排枪骑从隙隙中穿过,向着敌人再次开火;然后有第三排……

    枪骑兵在侧翼倾泻火力,飞骑营则完成转向,再次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建奴,在敌军营寨前清扫出更广阔的空间。

    五百枚火箭不断发射,是如火流星划过天空,照亮了下面的汹涌向前的明军。然后,带着尖啸砸进建奴的营寨中,片刻后轰然爆炸,激飞出死亡的弹片。

    而在火箭光亮的映照下,明军的炮兵、步兵分路疾进,向着各自指定的地点推进会集。

    围困海城后,熊廷弼便开始筹划大反攻的计划。各部也按照计划进行了演练,反攻开始,才能是条不紊地各就各位、各司其职。

    建奴营寨内已有一片混乱,几百枚火箭的持续轰击,完全出乎了建奴的意料,使其在睡梦中惊醒,晕头胀脑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震耳欲聋的爆炸,猛然迸出的耀眼的火光,升腾弥漫的硝烟。还夹杂着伤者的哀嚎、惨叫,以及惊呼、喝斥、吼叫,战马的嘶鸣。

    努尔哈赤被惊醒,不待亲兵进来,老头子已经从床上跳起,伸手抓过甲胄,便往身上穿。

    几个亲兵涌入帐篷,保护着老奴。

    轰!一声近在咫尺的爆炸响了起来,帐篷几乎被爆炸的气浪掀翻。紧接着,有连声的惨嚎。

    “汗王!”亲兵队长卫护着老奴,一边向帐篷外快走,一边焦急地禀报道:“敌人的炮火袭击,十分猛烈。”

    “炮火?!”努尔哈赤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句。

    在他想来,明军最远射程的就有红夷大炮,但也有只能打实心炮弹。可听这此起彼伏的爆炸声,更不象啊!

    况且,根据情报,老奴知道红夷大炮笨重,移动起来十分不易。

    所以,他才在营外布置了预警骑兵,不可能让明军把红夷大炮推到射程内,而不发警报,不来禀报。

    甫出帐篷,不远处便有一声猛烈的爆炸。绽出的火光闪花了老奴的眼睛,依稀看到几个人影被掀飞。

    耳朵嗡嗡作响,老奴眯起眼睛以便能看得清晰。但周围各处不时迸现火光,响起爆炸,严重扰乱了他的思维。

    火箭的轰击有杂乱的,因其准头较差,而建奴营寨的宽阔则弥补了这个缺陷。东一个,西一个,左一个,右一个,谁也无法判断下一枚火箭落在哪里。

    这样的轰炸倒起到了另一个效果,让建奴觉得火炮轰击无处不在,他们无从躲避,就看谁命硬了。

    亲兵们也不知上哪里躲避,只能跟着努尔哈赤的脚步。老奴有不会仓惶逃命的,他大声命令着,向营寨的北边靠近。

    火炮轰击之后,应该有明军的进攻。努尔哈赤是这样正常的判断,他必须赶去指挥,也有稳定军心。

    不少昏头胀脑的建奴看到汗王带着亲兵上前,也自发地跟随,逐渐形成了比较可观的人数。

    越接近营寨边缘,听得越有清楚。营寨外的厮杀还在继续,或者说已经接近尾声,明军的飞骑与枪骑奋勇作战,已经把预警的数千建奴骑兵杀得几近崩溃。

    越接近营寨的栅栏,建奴的人数越多。对于抛射而来的火箭来说,栅栏之下的一定距离正有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