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玄幻小说 > 隐婚后做大佬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四章:劝分

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四章:劝分

 热门推荐:
    威廉有些无奈的看着母后,“母后,这种时候我对于感情根本没心思,我只想保护好你们。北欧情况复杂,容不得分心。”

    言外之意就是不想这么快被催促婚事。

    宫明镜听出来了,也没有继续劝阻,只是笑了笑说道:“有时候缘分来的可能就是这么猝不及防。”

    威廉不太懂宫明镜的意思,但也只是应允一声,没有多想。

    饭桌上,难得的团圆,气氛融洽到了极点。安盏乔从始至终唇边的笑意都没有消失过,她不断为宫明镜添菜,生怕姑姑吃不好。

    “好啦好啦,你这孩子,自己都顾不上吃饭了,我碗里的菜都要满出来了。”宫明镜示意安盏乔专心吃饭,别一味的顾着她。

    “表妹这是见母后瘦了这么多心疼,特地下厨做了那么多好吃的,母后您就领了这份心吧。”威廉开腔帮安盏乔说话。

    “对啊,姑姑你可是很少吃到我亲手做的饭菜,这次还不多吃点。”安盏乔笑眯眯的看着宫明镜,心情愉悦无比。

    宫明镜瞧了一眼她旁边的池御倾,故意逗趣道:“怎么不给御倾也添些菜,一会说不定要吃我这老家伙的醋了。”

    “怎么会呢。”池御倾突然被点名,反应迅速的接话道。

    “御倾听说先前你带来的医疗团队治好了我身上的毒性,还没找到机会谢谢你,如今又帮了威廉这么大的忙,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宫明镜动了动唇,提及池御倾默默做的那些事情,她内心动容无比。

    “姑姑太过于客气了,乔乔是我的妻子,她的家人也就是我的家人,我自然竭尽全力去帮忙。”

    宫明镜与威廉对视一眼,相视一笑。似乎彻底放心了安盏乔留在m国,相信池御倾能够好好照顾好她。

    宫明镜突然咳嗽了起来,脸色瞬间苍白了些,她咳嗽不止,看样子十分的难受。

    这引起了几人的注意,安盏乔连忙上前查看她的情况,“姑姑,你怎么了,你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宫明镜好不容易喘回了一口气,她脸色有些难看,她摆了摆手不想让安盏乔担心,“可能是之前的毒素还有些许残余,偶尔会有些不舒服而已,不碍事的。”

    她能够捡回一条命,应该算是上天对她的眷顾了,宫明镜现在也看淡了,没什么好祈求的了。

    众人才想起来宫明镜被卢卡斯带离医院的时候,治疗疗程还没完成,本来依照疗程,宫明镜很快就会把体内毒素排尽,恢复健康。

    结果被卢卡斯这么一打岔,大家都给忘了,疗程也耽误了。

    威廉紧皱眉头,立即下了决定,“母后,过两日我们马上回北欧,我安排治疗团队准备好一切。”

    安盏乔略微有些失落,没想到重新找到姑姑没多久又要面临分别了。

    宫明镜像是看穿了安盏乔心中所想,“我的病情不碍事的,我自己身体自己清楚。我想在这里多留几天,陪着欣儿多些日子。”

    威廉陷入了犹疑之中,他担心着宫明镜的病情,不过宫明镜既然都提出要多留一段时间。

    他也不能强行把人带回去,所以只能答应下来,威廉自然也留了下来,陪着宫明镜一块。

    安盏乔同样是担心着宫明镜的病情,语气有些埋怨的说道:“姑姑!你怎么这么任性!身体健康不能开玩笑,要是你想我多陪陪你,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回北欧,陪多久都可以。”

    宫明镜看向旁边面不改色的池御倾,眉眼间染上了一抹笑意,“御倾公司的事情应该没处理完吧?我怎么好意思又让你们夫妻两人分隔两地,而且再呆些时日也不是很久。”

    “我可以处理完公司事务后,立即飞北欧找安盏乔。”池御倾简直就是无条件妥协安盏乔的想法,他即便舍不得,但还是顺从着她的想法。

    最后宫明镜还是拒绝了,打算在m国再呆一周就回去。

    牟清寒得知了宫明镜找到了,为他们感到开心,生活像是重新回到了正轨上,也没有再收到什么惊吓包裹了。

    只不过公司里的人,因为之前的“那一出戏”,不少私底下对牟清寒有意见。

    总裁办公室里。

    牟清寒汇报完最近的工作后,忍不住伸了个懒腰,有些疲累。

    池御倾的目光从文件移到他的身上,挑了挑眉询问道:“怎么工作都一个人完成了?其他部门的人都死光了?”

    牟清寒简直是苦不堪言,自从那出戏后,所有同事都认定他是个脾气暴躁,随意发火的恶人。

    见到他都要绕路走,牟清寒想找个人帮忙,都找不到,只能把工作全都揽到自己身上。

    就连池御倾也时不时都会听到些关于牟清寒的流言蜚语,听多了便大家都相信了。

    “要不要我出面帮你澄清一下。”池御倾对于牟清寒,还是惺惺相惜的,在工作上能够有这样的人帮助自己,他已经把牟清寒当成兄弟了。

    牟清寒连忙摆手拒绝:“别了别了,一会越描越黑,别人说不定以为我威胁你帮我澄清。”

    他叹了一口气:“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对雨晴的态度大家迟些都会明白的。”

    池御倾见他拒绝了,也没有多说什么,这种事情让他自己一个人去处理也好。

    “不说了,我约了雨晴一起吃饭。”牟清寒收拾完东西便离开了办公室,径直前往去找白雨晴。

    白雨晴在休息室等他,牟清寒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一阵窃窃私语。

    “雨晴,诶你怎么跟那个牟清寒和好了啊?他对你脾气这么坏,你居然能忍下去?不是吧不是吧,要是我早就把他踹了。”

    同事那八卦的眼神盯的白雨晴浑身不自在,她讪讪的笑着,下意识为牟清寒解释道:“那几天他只是心情不太好,他也给我道歉了,态度挺诚恳的,清寒不是那样的人。”

    “啧啧啧,又是一个在爱情里蒙蔽了双眼的女人,你小心点啊,说不定你们结婚了还会家暴。我劝你还是早点分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