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网游小说 > 超脑玩家 > 章节目录 第1章 一波分析猛如虎

章节目录 第1章 一波分析猛如虎

 热门推荐:
    深秋。

    金桂未褪、银杏纷扬,好似披了一袭黄金袍的临州市,怎么也没想到,绝美景色没引起关注,却以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式登上全国热搜榜首。

    一周之内,临州市接连发生四起情节极其恶劣的抛尸案。

    第一起,发生在萧南区;

    垃圾分类志愿者在某旧社区进行分捡讲解时,在一只塑料袋中发现几十块麻将大小的冷冻肉块,其中一块可疑的‘一筒’,像极了人的肚脐眼。

    报警后,法医拼合还原出一副年龄在55—60之间的男性躯干。

    第二起,西片区砖唐村;

    野狗啃破一只蛇皮袋,露出成年女性被砸烂了的头颅与躯干。

    第三起,北环线高架桥底下;

    拾荒者打开一只皮质行李袋,收获的却是一颗青年男性头颅。

    第四起,发生在两天前。

    西郊垃圾填埋场附近,环卫工人在河道中发现两条人腿和两条上肢。

    当新闻报出最后一起案件死者的身份后,各大平台一片哗然。

    被称作最帅豪二代、时年二十八岁的‘东昇时代太子’郑鸿。

    紧接着,其生前大量生活照被爆出。

    随后,四起骇人听闻的案件,风头急转。人们对前三起不幸遇害的‘无名之辈’失去讨论兴趣,开始疯狂臆测郑鸿之死。

    很快,‘盲生’们发现了一个华点。

    某张派对照中,郑鸿面红耳赤一副喝到位的样子,一手比划着rock手势、秀出闪瞎人眼的钻石舌钉,一手揽着一位面无表情的大美人。

    于是,荒诞而真实的事情发生了。

    照片中的大美人被迅速扒出身份,江大校花沈沉影。

    事件发酵十二小时后,沈沉影这个名字已蹿升至各大论坛话题排行榜榜首。

    在一片‘颜霸’、‘仙女在民间’、‘爱了爱了’这样的便宜夸赞声中,不乏‘炒作’、‘吃人血馒头’之类的论调。

    甚至,有脑洞大开的网友开启了‘蛇蝎美人本能杀’的技术分析帖。

    ………

    江波省临州市,江大紫金港校区。

    湖边餐厅。

    傍晚,余晖已散,空气中最后一丝暖意,被萧瑟的秋风带走。

    “传闻中能把北方狼冻成哈士奇的江南之冬,这么快就要来了吗?这才十月份啊,贼他娘的也忒冷了。”

    长得五大三粗朴实无华的小胖子,缩了缩脖子抱怨道。

    他身旁正专心致志打游戏的高个男生,头也没抬地回道:“放心,你不会成哈士奇的,顶多就是坨冻五花肉。”

    小胖子正打算回怼两句,突然听到正在排队买晚餐的同学群中发出一阵惊叹声。

    “哎、哎,夜明、夜明,明哥!”

    “嘛呢,别闹,跑毒遇上轰炸区,开车呢。”

    “看,内谁!”

    名叫夜明的高个子男生,抬眼看去,便见一个身穿黑色长呢大衣的女孩,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走进餐厅。

    “是沈沉影吧!”

    “不是她还能是谁?整的这么成功不去当明星,跑来学医跟咱们抢饭碗,真的是。”

    “我天,那只包!明年才正式发售,她居然拿来装书!”

    “说的好像发售了,你就能买得起似的。”

    “买不起还不兴拼单租几天啊…”

    同学们小声议论着。

    名叫沈沉影的女孩,若无其事买好晚餐,走到临窗的位置。

    “黄一峰,哈喇子滴饭里了嘿。”夜明继续游戏,并警告道:“要是把我的香菇滑鸡饭给污染了,我就把你上个礼拜没洗包了浆的袜子塞你嘴里。”

    小胖子黄一峰嘿嘿一笑,跟着夜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餐厅不大,拢共也就几十个位置,很快就坐满了人。

    议论还在继续,来来去去无非是网上那些毫无根据的恶意揣测,以及某自称知情者的空口爆料。

    夜明老觉得死胖子把口水滴饭里了,没吃两口又摆弄起手机。

    黄一峰很顺手地将香菇滑鸡饭挪过来,边吃边低声道:“明哥,你怎么看。会不会真是…”

    “是个鬼啊,片子看多了吧你。”夜明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确实是熟人作案,但凶手绝不可能是个手无三两肉的女人。”

    黄一峰很自然地问道:“那会是谁?”

    夜明放下手机,微微偏着脑袋,说道:“身高不好说,体重130斤到150斤之间,跟死者的关系不算亲密,但互相很熟悉。

    凶手住处距离抛尸地点很远,具备较强反侦察能力,所以警方调了道路监控也没能找到可疑车辆。

    其实,在我看来,凶手并不是开车抛的尸,而是选择了别的交通工具。”

    “比如?”黄一峰吃完最后一口,抹抹嘴,一脸期待地等着夜明的推理。

    “你看,”夜明指了指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卫星地图:“河道周边这一带早年是厂区,这有条铁路轨道,以前是那些工厂用来运煤沙石的。

    现在已经废弃很多年了,并且,最完美的是,这一片边上都是乡道,根本没布监控。

    死者四肢被发现的时候,上面各绑有百来斤的铁球。

    这就很容易令人先入为主,必须得是汽车、三轮摩托之类的载物工具,才有可能将这么重的玩意,运送到抛尸点。

    但是,别忘了,铁路轨道只是废弃不用,又不是被挖断了不能用。

    只需要一台老掉牙的滑轮平板车,别说四百多斤,就是搁两头生猪一样轻松送达。

    排查废弃铁轨近期有没有使用痕迹,顺着痕迹找,应该很快能找到凶手的运送路线。

    另外,我有个直觉,凶手大概率跟器械制造一类的工作有交集。

    郑鸿有两张穿赛车服的照片,如果警方着重调查郑鸿常去的改装车行,应该会有惊喜。”

    夜明一气说完,黄一峰呆滞了三秒后,竖起大拇指:“明哥还是我明哥!”

    “切,一波分析猛如虎,一看结果二百五。”隔壁桌有人冷嘲了一句。

    夜明面无表情,黄一峰可就不爽了,瞪着那人骂道:“你特么才二百五,跟你说话了吗…”

    一位穿了件挺括风衣的学长,笑着打圆场道:“各有各的思路嘛,随便说说,案子反正也轮不到我们管。

    不过,前几天还搂搂抱抱拍照片的男人,死的那么惨居然还能如此淡定,真不是一般冷血。”

    “这位大师,此言差矣。”

    风衣学长用看‘zz’的眼神,看着一本正经地做捊须动作的夜明,“什么大师不大师的。”

    “村长也是官,节奏大师也是大师嘛。”夜明捊着根本不存在的胡子,继续道:“死的惨是没错,不过内心淡不淡定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莫非你会读心术?

    人家什么关系,凭一张照片就能判断?

    古话说的好,有情人终成兄妹。说不定,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呢,或者表兄妹、表表表兄妹什么的?

    再比方说,一个你本来就很讨厌的家伙死了,你会悲伤吗?”

    “不巧,本人心理学在读研究生。”风衣学长倨傲地抬起下吧,冷笑道:“这位同学,你的话有多自相矛盾就不用我多说了吧。怎么,想博好感、刷存在啊。”

    “哟,失敬失敬。”夜明拱手一礼,笑道:“请教一下,我哪里自相矛盾?

    莫非,你认为兄妹之间,就必须是和和美美一家亲?

    这位大佬,韩剧、港剧、复联了解一下。”

    风衣学长一桌三人,面面相觑,一脸懵逼。

    某漫迷表示很迷惑:“不是,你说韩剧、港剧,扯复联是几个意思?”

    “你看,固有印象了不是。”夜明坐直身子,认真道:“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我就吃饱了闲的回答你。

    雷神有个一照面就捏爆他心爱大锤子的姐姐,还有个不省心到处惹事生非的弟弟。

    他姐把他爹杀了,后来他放出了火头怪,把他姐摁地上摩擦。

    黑豹堂兄弟俩的感情,你觉得是死了得哭一哭的那种吗?

    还有那谁?哦想起来了,纹身猛男海王。

    虽说他弟弟是同母异父的,好歹有一半血缘关系吧,还不是打的一海不容两头鲨雕。”

    某漫迷:“你说雷神、黑豹,老子忍了,海王是dc的好吧,跟复联有个毛关系!还有,鲨雕是什么乱入…”

    “这是重点吗?”风衣学长没好气地吐了句槽,便看到事件中的女主角向自己这边走来。

    沈沉影冲夜明点头致意、微微一笑:“你刚才的分析很精彩!”

    夜明耸耸肩:“谢夸。”

    沈沉影转身对那个风衣学长露出一个很蛇蝎美女的阴邪笑容,一字一句道:“吴若风,管好你自己。

    网上那些帖子,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发的。不熟归不熟,再乱讲,我一样告你诽谤。”

    说罢,沈沉影转身出了餐厅,留给所有人一个潇洒的背影。

    过不多时,夜明和黄一峰,也狂奔出餐厅。

    被众人注视的风衣学长吴若风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一脸不屑道:“哼,两只天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