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网游小说 > 超脑玩家 > 章节目录 第107章 清明时节雨纷纷(四十一)

章节目录 第107章 清明时节雨纷纷(四十一)

 热门推荐:
    画皮鬼小月楼,即没害过人命,也未曾吸过人气。甚至,连怨气都近乎于无。

    这一点,夜明在开天眼的情况下,看得清清楚楚。

    浊鬼余阿根一身黑气,怨鬼大小姐秋玉荷血气冲天,但这个画皮鬼却一身清透洁净的白色。

    用小月楼自己的话说,他没什么好怨的。虽然死于非命,但真凶早就曝尸荒野,他已无仇可报,剩下的便是守护心爱之人、孝敬师父的执念,以及对戏台的不舍。

    回到兰陵后,小月楼又心虚了,不敢见琼芳。琼芳来找了好几次,他都刻意避开不见。直到这两天准备酒祭,荣庆班搭台开戏,他实在避无可避。

    再三追问下,小月楼迫于无奈将实情相告,只说自己此生命薄,与大小姐有缘无份。琼芳知道真相后,哭得肝肠寸断,却是说什么都不肯与他了断。

    是真爱啊!

    促不及防,被一人一鬼喂了满嘴狗粮,黄一峰不禁有些羡慕地看了小月楼一眼。

    “父亲!”琼芳扑嗵一声又跪在了地板上,泪眼盈盈叩首拜了个大礼,语带哽咽道:“女儿不孝,这般大事瞒着您,女儿也不知该如何启齿,愧对您养育之恩!”

    “唉…”琼镜心一脸神伤地摇头长叹了一口气:“别跪着,地上凉…”

    “父亲!”琼芳固执地跪在地上不肯起,鼓足勇气道:“女儿、女儿已怀了月楼的孩子,求您,求求您放了他吧!”

    “啊这!”琼镜心只觉得两眼一黑,一脸蛋疼的表情。

    黄一峰十分担心琼老爷下一秒会当场直接裂开。

    画皮鬼小月楼一脸呆滞懵逼的表情,显然,他也是刚刚才知道自己居然快要当爹了!

    “这剧情走向,人间迷惑啊…”夜明刚吐了句槽,猛地看向此时正飘浮在琼芳头顶的小枕头,略一思索,冲小家伙招招手,轻声问道:“喜欢她是吗?”

    小屁孩点了点小脑袋瓜子,奶声奶气地回道:“嗯!枕、头,娘、亲!”

    小枕头因为食了人气,无法回归地府再入轮回。那是不是说,小家伙身上的人气耗完,就可以了呢?

    夜明对六道轮回毫无了解,更不懂投胎这门高深的学问。但是,看小家伙的样子,似乎与琼芳腹中还未成形的胎儿产生了某种联结。

    难道,不用回地府报道、排队,这就可以走捷径直接原地重新投胎了?

    毫无根据地瞎猜了一通,夜明带着小家伙走到一旁,又悄声问了句:“你想让她做你娘亲,是吗?”

    “娘亲,枕头,要娘亲!”小家伙好像火烧屁股似的,急得围着夜明打转。

    “好了好了,别转了。”夜明想了想,转身对琼镜心说道:“我或许有办法可以帮你解决那个最棘手的问题,并且,无损你们分毫。

    不过,能不能成功,我现在也不能保证。可愿一试?”

    琼镜心愣怔了几秒后,方才听懂话中的‘你们’指的自然是他和镜中的原神。

    “倘若你真有不伤我二者分毫的两全之法,便是倾家荡产,琼某也愿一博。”

    “我要你家产能干嘛,又带不出去。”夜明暗自嘀咕了句,指了指跪倒在地抱着琼芳的画皮鬼:“我可以尝试帮你,条件只有一个,认下这个鬼女婿。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琼芳姑娘一尸两命,对吧。”

    琼镜心微张着嘴,双眼眨了又眨,情绪彻底衔接不上了。

    话说,跑到我闺女绣阁里抓鬼的,是你们吧。是你们自己主动来抓的,不是我求你们的对吧。

    黄一峰和沈沉影也有点迷了,话说,摆在眼前的4/5任务,还做不做了?

    不过,二人虽然不解,却也没有质疑半句。一切任由夜明定夺,他这么做必然有他的道理。

    考虑了片刻,琼镜心眉头紧拧,狠狠叹了口气,点头道:“一、切,依你!”

    ………

    ………

    琼镜心依夜明所说,将府中所有志怪神话类的书藉,悉数翻了出来。

    为节约时间,由黄一峰去兰亭阁客栈把秋玉荷接到琼府来。

    约摸半来个时辰,夜明挑出了几本书。

    数日前,海上那场血战,他收了一颗妖魂血丹。对其进行解析后,得到了个一言难尽的技能。

    【技能:言灵】

    【类型:未知】

    【等级:1】

    【成长点:0/100】

    【唯一特效:施放者手持书卷,高声读出文字段落,其中内容即可成为现实;】

    【施放条件:精神值10、均衡值7】

    【消耗:每次施放需耗费总精神值的25、总均衡值20,并献祭任意一个灵或魂(不限种类);】

    【备注:只需张嘴,就能翻天覆地、颠倒乾坤;口吐芬芳,就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醒醒,你以为你拥有了法则之力吗?你现在能施放这一技能的有效范围,顶破天也就屁大点的地方。影响太大的情节,这边建议你千万别读,否则言灵反噬的后果…】

    所以,前面说的那么吸引人是要闹哪样?搞的跟虚假广告一样,坑爹呢么。钓足胃口,人都给整兴奋起来了,最后给我看这个。

    “神经病啊!还有,话说一半是什么鬼啊,影响面太大又是什么鬼啊?怎么才算大,32a变成36f算不算太大。标准也不给一个,太草率了有没有。”

    夜明当时的心情,大概就是这样的。

    “你是想通过阅读出可以塑造肉身或者寄灵于物的文字剧情,让琼镜心的原神和念识各有归处。”沈沉影看完夜明分享过来的技能说明,再加上刚才摘出来的几段文字,她很快就想明白了。

    夜明点点头,沈沉影一对英气的剑眉微拧:“会不会太冒险了?万一反噬很严重…”

    夜明打断沈沉影的说话,一脸轻松道:“这不是有你嘛。

    这个技能给出的触底界限太模糊了,所以,我得通过实际测试去摸索使用方法,以及什么样的影响才会被判定为‘太大’。

    琼镜心的原神和念识,几乎没有攻击性。就算他是影帝,以他的本事也不是你的对手。

    所以,这个实验机会即合适又是相对最安全的。”

    沈沉影点了一下头,沉声道:“我会保护好你的。”

    “放松一点,别总是绷着。”

    夜明话音刚落,琼镜心回来了。

    老管家指挥着四个仆人,将一只超大号的木桶抬进屋内,迅速做完一切又领着四人退下。

    木桶里盛着满满的莲藕。

    解开[镜花之谜],撬开木地板,取出启明镜。

    琼镜心的原神在看到两位年轻道士与自己的念识共处一室时,本就枯槁的形象更颓靡了,摇头直呼“完矣完矣,世人果真皆是爱财之辈,哪来如我这般高洁之士”。

    他下意识就认为,这俩道士被收买,把他给卖了。

    夜明一撩道袍,怼了句“谁给你的自信,说出这种话”后,将欲行之事,大致讲解了一番。

    他当然不会把技能的底细,说的太过明白。

    用一句甩锅的话来概括,那就是:“能否成事,全看你们自己的造化。”

    不过,前提需两者其中之一,做出退让。

    本体就这么一具,总不能切开来,一人一半。半片人,怎么各走各道,用蹦的吗?

    夜明也想找一本书,有描绘凭空造出血肉之躯的剧情,或者有关于‘生死人肉白骨’的具体描写,来试一试自己的技能是否能达到这种程度。

    但是,很可惜。琼镜心所有藏书中,都找不到与此沾边的内容。

    严格来说,整个剧本空间里应该都没有。毕竟,这年头最玄幻的小说,也就是《聊斋志异》、《子不语》、《阅微草堂笔记》之类的。

    琼镜心原神听完夜明的讲述后,念识又补充了几句,惹得原神老大不高兴地酸了句:“哼,有我才有你。如此浅显的话语,用得你来解释,我能听不懂?”

    “你我本为一人,何来谁先谁后之分?嗨,罢了罢了…”念识讨了个没趣,无语地摇了摇头。

    话是没错,本为一人,但今日便要做出抉择——谁放弃这具身体。

    二者互掐了千余年,争的不就是这具身体嘛。他们又不是亡魂,就算想借尸还魂,也附不了身。

    念识当然不想放弃本体,但说实在的,他已经占用本体这么些年了。

    正犹豫间,瘦得脱了相的原神,突然自嘲一笑,道:“我欲求仙问道,要这肉胎凡躯也无甚大用。若真有法令我脱离镜中境、自由行走,给你便是!”

    “那就这么定了,整活。”

    夜明大袖一挥:“本法师开坛作法,琼镜心原神、念识,各安天命!”

    “仙家法力妙灵量,几根荷叶续魂汤。

    超凡不用肮脏骨,入圣须寻返魂香。

    两朵莲花现化身,镜心原神出凡尘。

    真人将一粒金丹,放于房中,法用先天,气运九转,分离龙坎虎,绰住镜心原神,往荷莲里一推,喝声:镜心不成人形,待何如?

    只听响一起,跳起一个人来,面如敷粉,似涂朱,眼睛光运,身长一丈六尺,此乃镜心莲藕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