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网游小说 > 超脑玩家 > 章节目录 第106章 清明时节雨纷纷(四十)

章节目录 第106章 清明时节雨纷纷(四十)

 热门推荐:
    “不要!”

    琼芳哭喊道:“别伤害他,求求你们,别伤害他!”

    琼镜心面色极其难看,眉毛皱得都快连成一条直线,语带怒气质问道:“三位,这是什么意思?”

    夜明摇头笑道:“你不会以为,是我们把这个唱戏的绑到你女儿房里来的吧。”

    听这话,琼镜心方才反应过来,顿时气得眼冒金星,骂道:“小月楼,你个登徒浪子,居然敢…居然!”

    “你也不用太难过。”夜明上前拍了拍琼镜心的肩,宽慰道:“反正他也不是人,做不了你女婿的。”

    琼镜心又是摇头又是长吁短叹的,突然想到“不是人”三个字,蓦地扭头看向夜明。

    “琼芳小姐,我接下去要对这只鬼做的事,你最好还是别看了。”夜明给了个帖心小建议。

    但是,琼芳却并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反倒扑嗵一声,跪在了地板上。

    “爹,芳儿求您,求您饶了他吧!”

    “呵,看来,你果然是知情的啊。”

    话音未落,夜明已经走到桌边,一手抓住小月楼头顶的头发,用力一扯。

    随着琼芳姑娘凄厉的一声“不”,一整块面皮,从小月楼脸上被扒了下来。

    整个过程,就好比撕开面膜似的,毫不费力。

    “啊!”琼镜心登时被吓了一跳。

    虽说他也经历了不少生生死死,但亲眼见鬼,也是千载人生头一回。

    “你们不要这样对他…不要…”琼芳满脸地泪,哭着侧坐在地。

    “你,你怎么,怎么…”琼镜心此时的心情复杂得说不出来。

    “放开我。”

    被摁在桌上的小月楼,此时显现出了真身。

    左半边脑袋塌陷变形,由于血肉塌缩,显得眼球异常外突。左侧牙床整个露在外头,牙骨上粘连着几丝筋肉。说话的时候,那几根筋肉仿佛随时会被扯断似的。

    整颗头颅只剩右半边,血早就干涸了。这副尊容一般人接受不了,但黄一峰和沈沉影现在对这样的画风,基本已经免疫了。

    从青岛到兰陵,一路上也不是没遇上戏班子,都没遇上什么灵异事件。晚宴期间,如果琼芳没有表现的那么反常,如果小月楼不是个唱戏的,夜明或许不会起那份疑心,开天眼查看。

    【四方戏台把曲唱,唤阿郎,爱疏狂。描眉画骨,换个好皮囊。】

    结果,很意外!

    居然真是个画皮鬼。

    就、很新鲜。

    男画皮,这么不走寻常路的吗?

    “爹,芳儿求您了,别让他们把月楼抓走好吗?爹,芳儿求您了,求求您了!”

    琼芳姑娘哭着哀求,脑门磕在地板上,咚咚直响。

    琼镜心一把将闺女拉起来,指着小月楼怒道:“你瞧瞧,这副鬼样。你怎么这么糊涂啊,女儿!这是个鬼,不是个人呐!

    不对,鬼迷心窍了,女儿,你定是被这浪荡鬼迷了心窍。道长…”

    “好说好说。”夜明笑道:“一千两。”

    琼镜心想都不想,怒道:“莫管多少!”

    “爹,爹,不要,你们别动他!”琼芳挣脱父亲的双手,扑到桌上挡在小月楼身前。

    “混帐!”琼镜心大骂一声,面色涨红,一半是羞恼一半是愤怒。

    琼芳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见父亲这副模样,一下子被吓住了。

    画皮鬼小月楼,被夜明先前施放的【净化】天赋所伤,这会儿鬼力孱弱得浑身发颤。

    “爹爹!”琼芳咬牙将心一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下发簪对着自己的咽喉,哭道:“您若执意要让人收了月楼,那就恕芳儿,不、孝…”

    话没说完,琼芳突然手腕一麻,发簪脱手而出,掉在了地上。

    “这是黄金八点档真人秀吗?”夜明捡起簪子,看了琼芳一眼,摇了摇头。

    “芳儿,让开。”小月楼突然开口道:“琼老爷,千错万错皆是我的错。”

    净化天赋时效到,夜明有十足把握眼前这个本来鬼力就不怎么旺盛的画皮鬼,翻不出什么浪花来,就没去管他。

    小月楼拍拍琼芳的肩,转过身,用相对比较完整的另半张脸,对着琼镜心施了个揖礼。

    “月楼并非什么恶鬼,只是,遭了歹人毒手,才落得这般田地。一切,皆因师兄水云楼而起…”

    琼芳自幼爱好戏曲,在她十二岁那年,琼镜心索性买下荣庆班,在兰陵县城大街上建了座戏楼,给闺女作生日礼物。

    琼镜心自己并不怎么喜欢听曲看戏,除了疼女儿、搞事业,就是会不会完的友、喝不完的酒,压根就没怎么关注过荣庆班上上下下。

    因而,这个当爹的一直都没发现,自己的宝贝女儿早在情窦初开之年,就对小月楼芳心暗许了。

    水云楼是小月楼的师兄,此人功底扎实且非常勤奋,但是架不住小月楼天赋高、嗓子好、人还长的俊。

    二人相差两年登台,小月楼却比师兄水云楼红的快,座儿越来越捧,师父自然也就更喜欢这个小徒弟。

    水云楼因忌生恨,心生毒计。

    三个多月前的某天傍晚,他设局将小月楼和琼大小姐骗到琼府后花园,打晕二人喂下春情迷药。

    二人醒来后便在这间绣阁之中,颠鸾倒凤、翻云覆雨。

    水云楼的原计划是趁二人在干那档子事的时候,故意引师父和琼老爷去捉奸。

    以琼老爷的身份地位,绝对不会允许女儿嫁给一个戏子。小月楼犯下这等大过,打死都不冤。

    但谁想到,这天正好酒坊那边有事,琼镜心一夜未归。师父则病倒在家,没来琼府。

    真叫一个天算不如人算。

    小月楼和琼芳本来就眉目传了好几年情了,一直不好意思说破,这么一来反倒是推了二人一把。

    眼见琼大小姐对小月楼越来越爱,水云楼气坏了。自己这是想坏事儿呢,反倒让你们成双成对了。

    于是,半个多月前,荣庆班应曲阜一位财主之邀去唱堂会。

    回程途中,在一个名叫泉子崖的村庄落脚过夜。

    想到那位财主对小月楼的赞赏,水云楼就恨的牙痒痒。于是,他下狠心决定整死小月楼,一了百了。

    小月楼喝了有迷药的茶水昏睡过去,水云楼趁着夜色将他扛到一条溪边,准备把人往下扔时发现溪水不是很深。

    水云楼怕淹不死小月楼,四下张望看上了一块石头。他抱起石头,对着小月楼的脑袋、胸口一通猛砸。

    等砸完了,才发现自己脸上、身上被小月楼迸裂的脑浆和血水,溅了一身。

    于是,他就跑到溪水边清洗,谁能想到,慌里慌张脚下一滑,头朝下栽进了溪里再也没起来。

    这就叫做,月黑风高送人头,作的一手好死。

    小月楼的亡魂飘飘悠悠恢复意识后,看着自己稀碎的半边头颅,失声痛哭起来。

    他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下了地府,琼芳还在兰陵等着自己,师父一辈子无儿无女,就指望他养后半辈子。荣庆班也离不开他,他得回去!

    执念顿生,小月楼的亡魂顽强地重新回到了自己破碎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