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网游小说 > 超脑玩家 > 章节目录 第94章 清明时节雨纷纷(二十八)

章节目录 第94章 清明时节雨纷纷(二十八)

 热门推荐:
    嘶哑而尖锐的怪叫声、哀嚎痛苦的哭喊声,交相响起。

    “叫嘛呢、叫嘛呢,他娘的见鬼了…”

    张豹子骂骂咧咧打开门,下半句话登时卡在了嗓子里,张着嘴,一双原本不怎么大的眼睛瞪得快要掉出来。

    旁边的房门也打开了,戴着眼罩的独眼汉子,也傻在原地。

    只见,两个客房门前各有几只断手,暗红色的血滴得到处都是。

    前方不远处,几只怪物将几个水手扑倒在地。两侧船舷,正有几只佝偻着背的怪物试图翻进船内。

    “海猴子,是海猴子!”跟着张豹子的那个憨汉,惊恐地叫道:“这些海猴子都是冤魂厉鬼变的…”

    “叫你娘个鬼。”张豹子抬起一脚将那憨汉踹了出去,同时从袖中抽出斧子。

    憨汉被踹出去后,连滚带爬朝独眼龙那边冲过去,嘴里喊着:“余阿根回来了,麻仨儿回来了,厉鬼来索命了…”

    张豹子心知这家伙要坏事,抄斧子就想上去结果其性命。

    ‘叮’一声,斧子撞斧子。

    独眼龙架开张豹子的斧头,一把拽起憨汉的衣领,将其扔进屋内。

    过不多时,就听奎九一阵冷笑。

    “张豹子,我就知道是你杀了麻仨儿。”奎九走到门口,冷声道:“漕帮规矩,杀兄弟者,当诛。上!”

    话音落下,一群混混儿个个面露狠色,朝张豹子围去。

    正此时,靠近他们这边的左侧船舷外头,蹦进来两只鱼人,一下就扑到了两个混混身上。

    顿时,人与人、人与怪物,混作一片。打杀声与惨叫声,此起彼伏。

    张豹子的四个死忠此时仅剩两个,没过几招就被砍倒在地。他踢开一个死尸,吐了口血水,抄着斧子叫嚣道:“有种自己上,人多欺负人少算嘛英雄。”

    奎九一抬手,袖子里滑出一把斧子,又从后腰抽出一把。双斧在手,杀心浓重。

    不远处水手们正与不断攀上船舷的鱼人搏命,而这边却丝毫不受影响地开始单挑。

    二人对视数秒,张豹子率先发难,右手挥斧劈向奎九,左手持一柄锋利无比的匕首,趁机朝奎九腹部划去。

    奎九双斧轻轻松松一挑,挡住张豹子一斧,又将其匕首挑飞。

    打出来的名声假不了,双方实力肉眼可见的悬殊。奎九一抬制敌,眼见张豹子就要被他开膛破肚劈杀之时,一股猛力轰地在混混当中炸开。

    奎九及众混混被震飞开来,一一撞摔在船舷与木墙上。

    独眼龙立马上前扶起奎九,二人扭头一看,惊了!

    只见那张豹子被一团不知道是水草还是什么的玩意缠住脖颈,被悬吊起来,离地三尺多高。

    “豹哥,水、底、好、冷、呐!”

    随着这句阴森中透着哀怨、哀怨中又夹杂着几分淒然的说话,被吊在半空中的张豹子身边,出现一张巨大的脸。

    余阿根的脸。

    这张鬼脸,仅出现一刹,便再次消失无形。

    张豹子拼命挣扎着,但缠在脖颈上的水草越勒越紧,并且,还有不少水草正在往他鼻子、嘴里钻。

    “他娘的!”奎九面色一寒,心知这下真是见鬼了。

    与此同时,船停了,狂风骤雨开始急剧变弱。

    甲板上,水手们死伤残重,鱼人正在疯狂攀进船内。管事陈万慌里慌张带着一队水手刚从船头跑过来,就遭遇了一波袭击。

    走在最前头的两个水手,秒秒钟就被五、六只鱼人拽着脑袋四肢,活生生给撕裂开来。

    血肉、内脏洒了一地,一群鱼人像苍蝇一般,蜂拥而上各种跪舔。

    所有活着的水手和混混,当场吓懵。新近刚来的两个年轻水手,更是直接给吓尿了。

    “油桶!快,快去把油桶抬上来…”陈万到底是老跑海的,经验足。但是他话刚说到一半,就感到后背一辣。

    又听‘噌愣’一声,一道寒芒闪过,陈万身后的鱼人,被腰斩成两截。鱼头人身带着腥臭难闻的污血,洒了一片。

    沈沉影振臂收刃,长链再次飞出之时,又再斩一只。

    “躲开!”

    她冷声暴喝,陈万忍着背部巨痛赶紧朝侧边跑去。

    镰刃所到之处,鱼头滚滚、鳞脊翻飞。

    几个呼吸的功夫,沈沉影斩下十来只鱼人,她顾不上喘口气冲陈万喊了一声:“去抬油桶。”

    陈万不敢有疑,忙将怀里钥匙摸出来扔给一旁的中年水手,让他去仓房里搬油桶。

    沈沉影劈开一只鱼人后,道袍上已浸染了不少污七八糟的血水。她目光冷冷地扫了奎九一眼:“船沉了,大家都得死。”

    此时此刻,奎九也有点懵。

    他本来打算先解决张豹子,再对付海猴子。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些长得奇丑无比的玩意儿,会有这么多,且这么凶残。

    不过,到底是刀口舔血的混混头子,奎九很快就知道自己应该干点什么。他抄起两把斧子,给独眼龙及其它手下招呼了一声,身先士卒地冲到船舷边。

    不出两分钟,船舷处已经出现三四处缺口。

    越来越多的鱼人攀上两侧船身,水手伤亡惨重,奎九带领的二三十号混混也死伤近半。

    悬吊在半空中的张豹子,做出最后一丝挣扎后,终于断了气。

    裹满水草的尸体被扔到甲板上,满鼻子满嘴的水草,怒瞪着死不瞑目的双眼。

    余阿根的鬼脸,再次显现。

    偌大一张鬼脸,眉毛倒竖、裂着嘴,俯视底下正与鱼人搏杀的众人,阴鸷狂笑道:“死吧,全都去死。哈哈哈哈…”

    这张鬼脸仍旧一闪而逝,随之,货船上空,一团黑云极其压抑地冲众来盖压下来。

    先前彻底停下来的狂风,似乎又要卷浪重来。水手们举着的油火把,被风吹得向一边倒,即将熄灭。

    蓦地,一束强光自船头处亮起,扫向鱼人。

    鱼人纷纷捂住死鱼眼,张着大嘴发出一阵尖锐而嘶哑的嚣叫。

    黄一峰一手提着消防斧,一手握着多功能手电,冲到沈沉影身边。

    “怕光?!”

    “应该是。”

    黄一峰感觉到沈沉影的语气有点不对,扭头一看,便见她道袍左腿的位置破开一道长长的口子。道袍早就被血浸透了,分不清是沈沉影的血还是鱼人的血。

    “你受伤了?!!”

    “没事,死不了。”沈沉影面色冷静道:“这种生活在深海的未知生命体,常年不见天日,畏光是最自然的生物反应。

    船员去舱房搬油桶了,火攻应该有用。”

    两句话的当儿,又有鱼人扑来,沈沉影完全没理会腿上的伤势,配合黄一峰的手电强光干扰,又斩下三四只鱼人。

    “你、们!”

    压在船上方不到两米的黑云中,探出余阿根的鬼脸,他怒视着两位异世界来客:“就是你们害的我,给、我、死!”

    风浪顿起,船身剧烈摇晃起来,几个受了伤的混混此时已经彻底吓破了胆,鬼哭狼嚎起来。

    “活不了了!这些海猴子是被浊鬼引来的,浊气越重,鬼气越盛。这一船全都是些孬人,完了,完了…”

    一个四十来岁的老水手,一脸麻木而绝望地念叨着。

    黄一峰与沈沉影背靠着背,船身摇晃的越来越猛,别说是打,站都很难站稳。

    但是那些鱼人长着蹼的双脚,好像有很强的抓地力,并不怎么受影响。

    “顶不住了,明哥人呢?”黄一峰问道。

    眼见鱼人越来越多,他们已经被合围在了船当中,沈沉影心底略感焦急道:“他那边恐怕比我们这边还不乐观。”

    虽然刚才秋玉荷跟她上来的时候,直接朝船尾蹦过去了。但眼前几十号人都守不住船舷,他能行吗?

    黑云越压越低,已经将桅杆吞没了一半。

    被逼退到甲板正当中的所有人,都听到了黑云中尖唳的鬼啸之声。

    无法分辨这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的,就在沈沉影准备动用物品栏中的消耗品——【清风解惑卷轴】之时,却听一声大喊。

    “蹲下!”

    紧接着,‘嘭’一声巨响。

    大号燃烧瓶在鱼人堆中炸开。

    好在沈沉影和黄一峰听到了那声喊,不然就会像奎九等人一样,浑身溅满鱼人的血肉,并且还被飞射出去的火星烫得吱哇乱叫。

    熊熊火焰,烧灼开来。

    畏光也畏火的鱼人,一边嚣叫着一边捂眼逃蹿。

    趁此机会,身上穿着护具并不怎么怕火烧的两位玩家,直接穿过大火,冲出包围。

    夜明搭弓继续朝自己身后射了几箭,他也是刚刚在秋玉荷的帮助下,好不容易从船尾杀出重围。

    一人一弓,箭速再快也有限。

    船尾的临海面,可完全不小于左右船舷。此时那边,已经堆满了鱼人尸体。当然,这其中缺不了小枕头的辅助。

    迅速解决掉追过来的几只鱼人,夜明一抬头正好与黑云中显现出来的那张鬼脸,对上了眼神。

    “你!就是你…”

    “你个屁啊你,活着不干好事,死了还不消停。走你。”

    余阿根的亡魂下半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夜明怼了回去,并同时,三箭连发直射鬼眼。

    当然,这并不能对鬼魂造成任何伤害。但是,余阿根被这个挑衅意味十足的动作,给惹怒了。

    “啊!!!!”

    一阵比锐器划过玻璃、麦克风啸叫还刺耳的鬼唳声后,风卷云涌,黑压压的巨云渐渐扭成一团,呈倒锥状直指夜明等人。

    “卧槽…你们也不跟我说一声,矮子鬼这么凶的吗?”

    黄一峰满脸尴尬道:“不是,明哥,我嘴没你箭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