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网游小说 > 超脑玩家 > 章节目录 第86章 清明时节雨纷纷(二十)

章节目录 第86章 清明时节雨纷纷(二十)

 热门推荐: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良善之辈只能将‘善恶到头终有报’这句话,当作自欺欺人的麻醉剂。

    对于秦叶氏那句毫无气势的‘我在地府等着他’,夜明不作任何评价。

    纯良之人,往往天真。总认为公道一定在,哪怕活着要不到,死了总归能清算。

    当规则、制度给予不了他们安全感之时,便投身于虚无的信仰,将希望托付给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神明。

    秦叶氏走了,五年以来,她曾多次尝试想要冲出石棺,但结果只是白白耗费魂力。

    夜明也不知道灵魂能量该怎么称呼,索性就照着字面意思,暂时简称为【魂力】。

    亡魂在阳间滞留的时间越久,就越虚弱。除非像女煞那般,靠千尸阵绞碎了的残魂碎魄为食,不仅不会虚弱还能增强战斗力。

    秋玉荷虽然怨气冲天,但若不是被五煞钉封镇在躯体内,也无法存留这么久。

    秦叶氏魂力耗损过于严重,魂体已呈半透明状,要不了多久就会魂飞魄散。所以,再舍不得儿子小枕头,也得放手。

    在她彻底灵态化前,夜明在石棺上写下‘叶青儿’这个名字,送她入轮回。

    顺便佐证了一下他之前的猜测,经测试,黄一峰和沈沉影写名无效。

    果然,他从一开始就被系统【安排】了。

    被安排了不开心,要逆天?不存在的。

    他长的这么帅,又拥有一套城中村小别野,怎么会有‘我命由我不由天’这种屌丝情结呢。

    并且,就目前来看【式能序列】对他有益无害,与某位吾神签定的契约,将来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那是将来的事。

    考虑远超自身能力、且已是即定事实的事情,为自己无法改变的状况发愁,无异于庸人自扰,夜明才不会杞人忧天想这么多。

    他现在思考的是另一件事。

    “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三位爷今儿晚上就在小店将就住一晚吧!”

    絮叨的店家趁着端菜上桌的当儿,顺便捞起生意。

    一句话,将夜明的思绪拉回到‘农家乐’。

    三人望了眼窗外愈发浓重的暮色,对视一眼,达成共识。

    黄一峰边吃边吩咐道:“行,去弄一间…”

    “两间。”沈沉影放下碗筷,面无表情道:“店家,麻烦烧一桶热水,送进房里。”

    意思很明白,她要单独一间房,并且想泡个澡什么的。

    也应该,这毕竟不是那种靠光脑、模拟舱进入副本的游戏。都几天没洗澡了,别说沈沉影一女的,就是草原靓仔黄一峰都觉得浑身刺挠。

    “三桶。”黄一峰摸了几两碎银出来,放在桌上。

    店家乐得见牙不见眼,连忙收了银子,招呼胖婆娘起大灶。

    吃完饭,夜明去车厢旁,悄声与秋玉荷叮嘱了几句。

    三人上到二楼客房,商量了会儿明天的行程安排。没过多久,店家扛着洗澡桶进房,热水、搓澡巾等,一应备好。

    “那就这样,洗完澡就睡吧,明天早点起。”

    说罢,沈沉影回房,并关上门。

    看了眼正在宽衣解带准备下水的黄一峰,夜明摸了摸鼻子,轻声道:“胖子,我去个茅房。”

    “哦,好。”黄小胖应了一声。

    ………

    乡野之地不像城中街市那般繁华,刚刚入夜,便是一片黑寂。

    秦府。

    秦家大老爷秦寿,正在与自己的两个弟弟,商量如何讹诈勾跑三弟媳妇的通子他哥。

    一应细节商议妥当后,两个弟弟各自回房,丫鬟端来热水。

    头一夜,为了帮三弟抓回与人私奔的臭娘们,一把老骨头可是折腾的不轻。

    秦寿半躺在椅子里,舒舒服服地泡着脚,屋内燃着碳盘,暖乎得很,不知不觉倦意袭来。

    半梦半醒之间,一股冷风吹得秦寿脑门一凉。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隐约看到身边站着个人影儿。

    秦寿以为是丫鬟,习惯性地抬手一搭,等着被人搀扶起来。蓦地觉得,这丫鬟的手,咋那么冰。

    扭头一看!

    登时,秦寿三魂七魄差些被吓得离体。

    只见,扶着他的竟是个穿了身红嫁衣、没脑袋的腔子。

    没等他喊出声来,椅背后头又伸出一双手,将他口鼻死死捂住。

    “公、公。”

    幽幽的一声轻唤,秦寿两腿一软,彻底没了挣扎的劲儿。

    “公公好狠的心呐!”

    台词是夜明教的,秋玉荷相当入戏,语气调调都很在人物情境里。

    秦寿喉头发声,呜呜咽咽说不出话,整个人抖得如同筛糠一般。

    就这状态,其实已经用不着细问了。

    秋玉荷摁着秦寿的双手,夜明捏开他的嘴,将少量麻醉剂灌入口中,数了十个数后,松开手。

    秦寿只觉得舌根发麻,别说言语,就是咿咿呜呜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剂量控制方面,夜明可是精细测算过的,不至于让这老家伙彻底失去意识。

    夜明走到秦寿面前,双方打了个照面。秦寿双眼先是不可置信地瞪圆,随后拼命地眨了起来。

    夜明自嘲地摇了摇头:“孽缘啊孽缘。

    早知道,在千眼怪的院子里直接做掉好了,真是麻烦。

    我问你答,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

    若有欺瞒,死!”

    秦寿也认出了眼前之人,正是昨夜中邪后救过自己的世外高人,连忙点头如捣蒜。

    于此同时,善源村内,一道身影正快速从陋巷之间穿过,来到秦府后院。

    ‘叮’的一声,似有什么东西扎进了院墙内侧。

    紧接着,那道如同鬼魅般的身影,翻墙入院,疾行无声。

    摸查了几间看上去像是主人卧室的房间后,身影来到秦寿屋外,意外地发现,窗居然开着。

    夜明敏锐地察觉到外头来人了,暂停审问,静听外边动静。

    身影在窗外等了片刻后,果断翻窗入内。刚一落地,就被秋玉荷抱了个满怀。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你不是泡澡吗?”夜明好笑地问道。

    “彼此彼此。”

    戴着兜帽大半张脸埋在阴影之中的沈沉影,心底一阵疯狂吐槽,面上则保持着冷静的表情。

    “怎么还不动手?吉时未到?”

    望着沈沉影手里那对明晃晃的镰刃,秦寿心里一阵绝望。想站起来逃,却是身不由己被夜明摁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夜明被‘吉时未到’四个字给逗乐了,笑着解释道:“确保别错杀,总要问清楚嘛。”

    “错杀?”沈沉影冷哼一声:“叶青儿一尸两命,就算杀了他,也不够抵。”

    “你看你这就武断了不是。”

    夜明将秦寿拎起来,拖到一旁,一脚蹬在秦寿背部,手上稍一使劲,便听清脆的肩骨断裂声响起。

    秦寿痛得呲牙咧嘴,却如何也发不出声音来。

    “我有说怕错杀了他吗?只是在判断,需不需要灭门而已啊。”

    沈沉影:!!!

    紧接着,又是清脆的两声,秦寿的双腿也断了。

    随后,夜明将他拖到那盆洗脚水前。

    “叶青儿让我给你带句话,她,在地府等你。”

    秦寿四肢皆废,想摇头又被夜明提着领子,只能以扭动身躯来表达他强烈的求生欲。

    然而,夜明并没有给他多少表现的机会,松开手,秦寿面朝下栽进盆中。

    “你这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吗?”

    沈沉影指的自然是叶青儿被秦寿摁在荷花池中溺死一事。

    “我是那种人吗?我可不姓慕容。”

    “慕容?”沈沉影茫然地眨了眨眼。

    夜明看了没童年的沈同学一眼,摇摇头:“算了,这不重要。”

    “哦,那接下去要做什么?”沈沉影晃了晃镰刃。

    “等。”

    “等什么?”

    夜明指了指已经不冒水泡的洗脚盆:“一般情况下,溺亡需要5分钟左右。趁这个机会,正好做个活体测试。”

    沈沉影心底不禁浮现四个字,不愧是你!

    活体测试对象,并没有坚持到5分钟。秋玉荷提醒了一句“魂魄离体”,夜明当即启用【梦泽水镜】,天眼一开,便见一团黑气自秦寿躯体上缓缓飘起。

    二话不说,【血煞珠】管上。

    秦寿的亡魂很快就恢复了意识,面目狰狞地冲夜明扑来,想将这个害了自己性命的家伙撕成碎片。

    但刚蹿起来,就感觉到脚踝被什么给抓住了。回头一看,正是那个扮作叶青儿来吓唬自己的无头鬼。

    鬼与鬼之间也是讲段位的,区区新死亡魂,哪是怨气冲天秋大小姐的对手。三两下就被秋玉荷拧成一团麻花似的,踩在了脚下。

    并且,血煞珠还在不停吸收他的怨力。

    秦寿感觉到自己连魂魄都要保不住了,不甘地咆哮怒吼起来:“不是说,那个臭娘们在地府等着我吗?你不讲信用!”

    “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夜明一脸认真道:“叶青儿托我带的话带到了,可是,我又没说要送你下去见她。”

    血煞珠作用下,沈沉影也看得见秦寿的亡魂,她很快就弄懂夜明要干什么了。

    杀人带灭魂,来生的希望都给掐了。

    不给任何翻盘的机会,就、真的很彻底。

    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