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网游小说 > 超脑玩家 > 章节目录 第81章 聊聊吧,写的不好喷我也行啊

章节目录 第81章 聊聊吧,写的不好喷我也行啊

 热门推荐:
    【主线剧情任务刷新】

    【推动内容:解决五桩灵异事件,已完成1/5】

    火光冲天,烟尘弥飞。

    夜明与沈沉影略感意外地对视了一眼。

    “这就算完成了?”

    “系统提示,当然错不了。这说明,任务中的五桩灵异事件,不一定必须消灭目标才算解决。拆了、烧了大本营的行为,也会被判定为完成。”

    二人早在看到那一只只血烂眼珠子之时,就想到,这座被不明物质笼罩的院落,正是五桩灵异事件之中的第二桩。

    【夜半叩门笃笃响,缝里望,血眼烂。开膛破肚,人肉哪个香?】

    而造成这一灵异事件的,非鬼、非妖、非煞。

    竟是一柄竹蔑编的,笊篱!

    笊篱,与现代的漏勺有些相似,都是漏水、隔油用的。

    说实话,千眼怪(因为其拥有无数眼珠子这一特性,夜明暂时给它取了个外号)讲明自己的真身为何物之时,夜明和沈沉影都是将信将疑的。

    听说过狐狸、黄鼠狼、蛇啊猫的修炼成妖,没听说过漏勺成精的。

    简直匪夷所思。

    但这真就是事实。

    事情需从数年前说起。

    由于千眼怪是物件成精,不似动物那般有灵性,智力这块过于短板,以致于它连年月之类的概念都很模糊。

    反正也不知道多少年前,城中某大富之家来这座别院暂住避暑。

    这户人家有三个女儿,却没生出半个儿子,因而只能让大女儿招婿入赘。

    女婿是个读书人,长得白净文气。可惜,多年科举都没考中,再加上成亲三年,也没能与妻孕育一儿半女,这就越发不招岳父母待见了。

    其妻,也就是这户人家的大小姐,本就娇生惯养、刁蛮成性。见自己丈夫没出息,便也嫌弃起来,不肯与其同房。

    后来,更是直接与别的男人相好起来。

    读书人一来过于文气懦弱,二来身份卑微,只得哑忍。

    年月累积,一身郁结之气无处宣泄。可想而知,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必然好不起来。

    种种原因叠加,这户大富之家,便有休婿另招的意思。

    这年,财主家来此别院避暑,读书人的妻子堂而皇之将自己的相好,接到一处住。反倒是读书人,住在偏房。

    若不是有一手炸狮子头的绝活,怕是早就被扫地出门喝西北风去了。

    事实再次证明,人吧,可不能被逼狠了。再懦弱再无能之人,也是有其底线与逆鳞的。

    那天是其妻三十寿辰,宴席上,一家老小围坐一圈,连那野汉子都光明正大地坐在了妻子身边。唯独他,跑进跑出、做菜烧水,比仆人丫鬟还忙活。

    正当他端着两盘狮子头上桌,准备落坐之时,便听那野汉抚着妻子的肚子,笑呵呵与岳丈饮酒,说孩子如何如何。

    岳丈甚是满意,言语之中讥讽读书人是个连种都播不了的阉驴。妻子更是嫌恶地赶他去厨房,不许上桌。

    之后,读书人又听到岳父母对话,说什么“有眼无珠,当初不知怎么看上这个窝囊废的”,又商量说不能白养这么久。反正身契在他们手里,就让他家中做一辈子驴马。

    那一刻,读书人想通了。

    活是没什么活头了,那就死吧!

    不过,可不能白白去死。

    于是乎,这文弱书生将耗子药煮进宵夜里,全家上下包括丫鬟下人二十多口,团灭。

    商丰涛和这个不知名的读书人比起来,就是个弟弟。

    不是喜欢让他做饭下厨嘛,那好吧,就用你们自己为食材,做最后一顿盛宴吧!

    读书人将二十多口人大卸几百块,扔到锅里一一煮烂。又将二十几双眼珠子挖出来,扔进那笊篱中和着肉丸子炸。

    从天黑到天亮,又从天亮到天黑,他忙活一整天。饱餐一顿后,将肉汤残渣全都倒去了后院的山泉池里。

    没办法,这儿也没养猪。

    最后,读者人烧水洗澡,把自己捯饬干净后,跳进了一大锅汤里。

    这个平日里十棍子打不个屁来的斯文狼灭,最后把自己也给煮了。

    好巧不巧的是,挂在吊钩上的笊篱掉进了锅里。

    也不知是沾了戾气,还是别的什么未知原因。总之,笊篱成精了。

    带着读书人最后一天的记忆,成了精的笊篱,重复着当日宴席,将之投射为幻境。

    也没人教它修炼之法,算是个无师自通的‘天才’了。

    听完个中原委,夜明与沈沉影非常默契地达成共识——这笊篱,不是,这千眼怪,留不得。

    正如夜明估算的那样,千眼怪属实没什么手艺。仅会的两样看家本领【影响情绪、制造幻象】,对他而言,形同虚设。

    不过,尴尬的是,他也拿千眼怪没招。

    沈沉影就不用说了,物理输出一把好手,刺客流中的翘楚。但对于这种无形无态的能量团,那是一点办法没有。物品栏中的【清风解惑卷轴】,仅具备解除精神控制效果,别无它用。

    夜明目前的装备与技能:

    可疑的撬棍,来只低级别亡魂还可一战,对于这种能力怪异、级别不好限定的精怪,完全派不上用场;

    复合弓、碎骨斧这种物理输出的就不必说了,贱到没朋友的兄弟剑,直接忽略不计;

    再次启用式能序列的话,不仅亏得慌、很大概率无效。因为,千眼怪并非那书生的怨魂寄灵,没有魂体也就不可能被锁进魂狱。

    血煞珠的特效之一,同样仅对亡魂有效;

    至于可以召唤百里范围内任意3个妖鬼的特效2,夜明倒是想用,但考虑到被关在厅内的十几个剧本空间土著,只能作罢。

    并非怕伤及无辜,纯粹就是不想多事。

    若是召唤出来三只妖鬼,与那千眼怪一通厮打,十几个村汉瞧见了该作何感想。

    若是拿他们俩当妖道看待,如何解释?脑子要再不好一点,以为是他作的邪法令他们互殴受伤,甚至仗着人多就地碰瓷什么的…

    也不知道干掉剧本空间非任务目标相关的原住民,系统会如何判定。

    暂时,夜明还不想去试探这个假设的结果。

    在无装备、无技能可发挥效用的情况下,那就只能巧取了。

    可以确定,千眼怪怕火。说到底,其本体乃是竹蔑所制。

    本想着试试,结果,火势刚一蔓延开来,那没骨气的精怪,便怒骂着‘咻’的一溜烟,跑了。

    此时,还能听见从远处传来“你不讲武德”、“给我等着”之类气急败坏的叫骂声。

    破门后,莫名上头互殴的村汉们,仓皇逃出院子。个个遍体鳞伤,躺了一地。

    那俩穿着打扮相对比较富贵的财主兄弟,一眼就认出两个道士,曾在客栈里见到过。

    蓄着及胸胡须的年长男人,颇为心明眼亮,很快就明白过来自己方才肯定是‘中邪’了。能得救,显然是眼前两位道士搭救。

    这人立马迎上前去,捂着自己被打折的鼻梁,嗡声嗡气尊道:“多谢道爷搭救!”

    “不必。降妖除魔,乃本法师之责。此处不宜久留,你们既捡回一条命,赶紧速速离去。”

    夜明一副云淡风清的大能风范,看得沈沉影都差点信了。

    撂下这句话,夜明转身上马,二人沿着来时路,返回客栈。

    望着高人远去的背影,年长男人摸了摸生疼的鼻梁,一脸若有所思。

    “大哥,金莲她…”

    “金个屁的莲,还惦记呐?都死成那肉糊糊样儿了。”

    年长男人训了自己的倒霉弟弟一句,压低声道:“回去就说是通子拐跑你媳妇,让通子他大哥赔人。

    赔不出人,就赔地。”

    “咳咳…”倒霉弟弟咳了两声,点头露出一个奸滑的笑容:“对,对对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