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阁 > 网游小说 > 超脑玩家 > 章节目录 第54章 凶宅奇案(四)

章节目录 第54章 凶宅奇案(四)

 热门推荐:
    黄一峰将自己在茶楼里听到的伙计对话,事无俱细,尽可能一字不漏地说给夜明听。

    沈沉影换套衣裳的功夫,夜明便将三人所见、所闻串联起来,并提炼出三个关键点。

    一、凶宅就是位于皮裤胡同的和硕郑亲王王府;

    二、王府老管事在这五个来月里,前后共雇佣了九人看守大宅,全死了;并且,死状都不带重复的,什么姿势都有;

    三、圣上欲招瑞华回京袭亲王之爵,但他表示自己在金陵待着很开心,乐不思京了;

    存疑的点有:

    秋玉荷过门后,王府老太太、秋家二老相继去世,这是巧合还是妖孽作祟?

    王府死了几个丫鬟和仆妇一事,是街头巷尾以讹传讹的谣言,还是真的?

    郡王拒绝回京一事,民间小老百姓是如何得知的?

    可以确定的是:

    秋家大小姐秋玉荷被调包了;

    郡王瑞华是个有点东西的男人;

    王府老管事是个有很多东西的老男人。

    “既然那个老管事经常到松荫轩喝茶解闷,那我们就守株待老兔,在这等他。”夜明指着前方说道。

    不远处,一座二层高的大茶楼。门面顶上挂着块大匾,上书松荫轩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那老头不会是真的拿人喂怨鬼吧!不然,明知道那是座凶宅,为什么还要坚持不懈地送人去死。”黄一峰想了想,提议道:“明哥,不如我们给那老家伙来一闷棍。”

    “没用的。”夜明摇头道:“老头肯定知道很多事儿,但以这个时代家仆对主人的死忠度,就算杀了他,他都未必会开口。

    而且,我们也不知道接触非任务目标人物,会不会开启支线或隐藏任务。

    在没搞清楚这种剧情推进类任务的玩法之前,先观察一下,不着急。”

    沈沉影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类型的任务,时限有21天,一开始确实不宜莽撞行事。

    不过…

    “查明凶宅怨鬼成因,时限只有12时辰。如果那个老管事今天不来喝茶,我们岂不是浪费时间白等了。”

    “现在差不多十来点钟,如果到下午老头还没出现,我们就直接去皮裤胡同探探情况。

    其实白天去了意义不大,俗话说:夕阳不落,阴气不起。纵是有鬼魅,也不会光天化日之下就现形。

    而且,照传言内容来判断,老管事雇佣的那九个人,都是去王府值夜班的,然后第二天人就死了。

    这说明,我们的怨**人只在夜间出没。”

    沈沉影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各自都换了身行头的三人,也不像先前那么着急了,优哉游哉朝松荫轩漫步而去。

    京城,天子脚下,富庶繁华。

    茶楼这种产业很是兴旺,就跟便利店似的,每隔几百米就有一家。

    档次规模不一,各有各的特色。

    有以溜鸟斗蛐蛐为主、卖茶为辅的精致小茶馆,也有带卖酒菜面饭的大茶楼,还有什么棋茶馆、烟茶馆,等等。

    松荫轩则是一家典型的书茶楼。

    劲装打扮的三人,坐在松荫轩内一楼靠门边的位置。

    此时气候应是初春,上座的桌子旁都摆着一架小炭炉,炉上坐着热水壶。一来随取便可沏茶,二来还能提供点暖气。

    门大开着,倒也感觉不到冷。

    看着满大厅二十几桌坐了将近半满,黄一峰不禁感叹道:“享受还是这里的人会享受啊,一大清早就泡茶楼。”

    一个提着茶壶四处给座上续水的伙计,正好路过,热情招呼道:“诶嘿,客人您是今儿刚来京城?”

    黄一峰笑了,这声音他熟,不就是那个多嘴的小伙计嘛。

    看上去顶多十五、六岁的小伙计,一边给三人续上热水,一边颇为自豪地说道:“那就难怪了,客人您有所不知,这京城的贵人们最喜欢搁茶楼待着了。尤其这两天,咱们家那到中午可就满座儿了。”

    黄一峰所说‘这里的人’,其实指的是古代人,小伙计很自然地将之理解为京城人。

    “哦,为什么?”夜明问道。

    伙计续好水,将茶壶往边上一放,耐心地介绍道:“像咱们家这样的书茶楼,平时也带着卖些吃食,什么现做的点心、现烤的烧饼,基本都有。

    甭说这个时辰,不少熟客都是早上一睁眼,就往咱们这跑。

    洗漱抹脸,捯饬干净,沏上茶,边吃边喝。有小的们伺候周到,那多惬意是不。”

    夜明笑着点了点头,黄一峰很默契地摸出几枚铜钱丢给这小子。

    “谢爷赏!”

    这声敞亮的,甭提多来劲儿了。

    黄一峰心里一阵舒爽,又摸出十几枚铜板,小伙计眼明手快接过来,咧嘴笑道:“爷您富贵吉祥!”

    夜明又问:“说说,这两天为何到中午就满座?”

    “东家从天津请来一位郭先生,申时、戌时说书。这位先生可是能耐人,说的可好了。客人们爱听,就都早早来占个座儿。”

    “哦。”夜明、黄一峰和作男装打扮的沈沉影,三人同时交流了一波眼神。

    小伙计低声道:“几位爷,若是想听书,小黑这边给您留着座儿,一准不让人占了去。”

    果真是三教九流出人物,连这么个小屁孩儿都如此有眼力劲儿。

    夜明想了想,装作跟黄一峰商量似地大声道:“也行,那就听了书再走。晚上再去皮裤胡同,找我那住在王府边上的七舅姥爷。”

    “啊,几位爷晚上去皮裤胡同?!”

    果不其然,小伙计虽然机灵但心思还挺单纯,这就上夜明的道了。

    “正是。”夜明一本正经道:“晚上在你这茶楼吃个晚饭,吃完了溜哒过去刚好深更半夜。哦对了,可有酒卖?喝个七分醉,头晕眼花最好睡。”

    沈沉影有点佩服地看着夜明,这张口就来的本事,也是没谁了。

    小伙计踌躇了一下,左右打量几眼,凑上前压低声道:“几位爷,若去皮裤胡同最好趁天早,擦黑了可去不得。”

    夜明装作疑惑道:“嗯?这又是什么说法?”

    小伙计两条眉毛打结,一脸为难的样子。

    黄一峰立马又摸了十几枚铜板出来,小伙计忙摆手,“小的不是讨赏的意思。小的…”

    “嗨,给你就拿着。”

    不由分说,黄一峰将铜板塞到小伙计手里。

    小伙计脸臊的微微一红,也有点不好意思,思忖了一下极轻声道:“小的悄悄说一嘴,您几位可别到外头说去。”

    见几位出手还挺大方的客人纷纷点头,小伙计继续道:“皮裤胡同那儿,闹、鬼!

    闹的可凶了,就是王府大宅。近小半年,死了八个人。昨儿又去了一个,到现在也不知道咋样。”

    这边正咬着耳根,就听身后一声吆喝。

    “哟,米二爷来了。黑子,嘛呢,赶紧的,看茶。”

    小伙计缩了缩肚子,马上应了声:“嗳,来了来了。”又朝夜明等人低声道了句:“几位爷,稍等。”

    三人看过去,便见一个年过六旬,花白细辫、须长及胸的老者,迈步进了茶楼大厅。

    年长的那个伙计在前引路,名叫黑子或者小黑的小伙计,提着茶壶也迎了上去。

    “啧,这排面!”

    “你要是把余下的银子都拿出来打赏,我保证你的排面比他足。”

    “也是。”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看得沈沉影不禁轻笑出声。

    过没一会儿,小黑张罗完那边,提着茶壶一路续水来到三人桌旁。

    “瞧见没,刚才那位。”

    黄一峰和沈沉影点了点头,夜明瞬间就想到了。不过,他并没有出声,只是继续听那小伙计说。

    “米二爷,就是几位要去的内皮裤胡同王府的老管事儿。”

    小伙计一边动作缓慢地给三人续水,一边声若细蚊地说道:“听他老人家的口气,昨儿看夜的那个大汉,肯定是没了。

    不是小的瞎传谣言,宁信其有不信其无,您几位真要去皮裤胡同找亲戚,千万别黑天去。”

    说完,小伙计便转去了下一桌。

    夜明冲那白胡子老头方才被引去的雅间方向,递了个眼神,黄一峰和沈沉影同时点了点头。

    三人起身,朝那处走去。

    靠墙边的雅间不多,没费什么劲,三人就找到了那位王府老管事——米二爷。

    老头正在吹茶沫儿准备喝口热的,猛的帘子被挑起来,钻进仨人,也是被吓了一跳。

    “嘛呢?懂规矩不懂,出去。”

    不愧是有排面的老头,架子十足。

    这是个在大户人家当条看门狗都比寻常老百姓有社会地位的年代。

    三位玩家交流了一波眼神后,不约而同冲老头笑了起来。

    老头莫名其妙心底有点发怵。

    “你、你们,你们想干嘛?”

    “听说,你要招人对吧……”